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Posts Tagged ‘记忆’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41-50]

12.07.2010 · Posted in 文字

41:我爷爷遇到蛇不都是直接打死那么草率滴,除非是剧毒不能吃的青竹彪『即竹叶青』。都是直接捉了,捏住七寸,用钉子把头钉在门口那颗梨树上,然后揪住尾巴绷直,尖刀顺着肚皮划开,干净利落!幺爹每逢这个时候就早早的候在一边,等爷爷刀势一落就直接伸手抠出蛇胆,吃了。42:和气桥往邓家那边走,百余步停着个大石磙,据说是当初学大寨时用来碾谷子的。据我四爹回忆当时石磙太大,而我村地势陡峭几乎没人养牛,只能靠人推,旁边的帮忙掌眼。遇到谷子多碾得慢了,周围村民高喊“快滚!快滚!”遇 ...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31-40]

12.06.2010 · Posted in 文字

31:老屋旁边有一座桥,叫和气桥。桥下有沟,名和气沟,据人远足考证乃源自我外公老屋旁边的大沟。沟里盛产螃蟹、土鱼、邦邦、癞可包、小蚂蟥。数十年后柴子与小华子在桥上放纸降落伞,看到桥下沟里爬出一条大蛇,长两米有余,浑身黝黑,缓缓而行,施施然下河去了。32:村里人人恨蛇,原因已久不可考。上自老叟下至幼儿,几乎人人都会打蛇,用棍,用叉,甚或徒手。把蛇打死之后,都要狠狠砸烂蛇头或者 ...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21-30]

12.05.2010 · Posted in 文字

21:邓老年轻时是个大胃王,有一年元幺佬家杀猪,邓老欣然前往帮忙,杀完清理完毕之后做了一蒸笼的杀猪饭[肉块,玉米面,南瓜混杂],元幺佬家桌子小一次只能坐4人,吃一桌下一桌连开了三席。邓大胃屁股不离板凳连吃三席,面不改色。从此在本村闻名,家家户户杀猪宰羊红白喜事都不找他帮忙了。22:我村有届村长叫韩林,在其上中学的时候,有一次国庆节学校开洋荤,在放学前蒸了整整几笼大白米饭,全校吃米饭同庆[我村旧时以玉米为主食]! ...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1-20]

12.05.2010 · Posted in 文字

11:退伍归田后,爷爷在农闲之余做了份专业对口的兼职,杀猪!沉默不语,手一抖直抵咽喉,一刀毙命从不补刀!周围按着猪的汉子们都心惊胆颤。多年以后看电视里放武侠片,那群当年汉子现在老汉大呼,对对,就是那股杀气!后来我村那个总需补刀的杀猪匠改行吹唢呐去了。12:我爷爷脾性刚烈而不失敦厚,历经杀伐然不弃温良。据大爹回忆年幼时,某深夜猪圈里鸡叫,爷爷披衣下床悄然摸到屋后,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