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Posts Tagged ‘记忆’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91-100]

12.12.2010 · Posted in 文字

91:河对岸有个阉猪佬,按辈分应该叫小幺叔,系06节那个潜水高手幺叔的亲弟弟。小幺叔阉猪本领高强,阉完猪子能直立行走,可独立进食,附近村里阉猪都找他。小幺叔喜欢用小刀对着围观的小孩比划,威胁要顺手割了小JJ,村里小孩个个怕他。没过几年,小幺叔得了睾丸癌,过世了。村里一片唏嘘叹息。92:爷爷和幺爹住在老屋场的老茅草屋,最喜欢在爷爷住的后廊子玩。爷爷每次都变戏法似的,从我刚翻过的抽屉里找出半块饼子给我吃,靠床 ...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81-90]

12.11.2010 · Posted in 文字

81:母亲在村小学任教,数十学生,三个老师分占三个教室。每个教室两个年级,是复合班,先给低年级的半边教室讲十分钟,然后布置作业上自习,转到教室这边给高年级讲新课,如此反复。每个老师都是带两个年级的全科,相当厉害。我记得当时二年级只有两个人,邓丹和邓超,怎么考试都是前两名。82:柴子当时四五岁左右,在村小学那是相当的出名。自己作词谱曲,并自创乐器,用锅碗瓢盆在教室门口开演唱会,歌颂我校师生的幸福生活,具体内容基本以当天伙食为准。当时没有电铃,都是手动拉绳的铃铛。安排一个 ...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71-80]

12.10.2010 · Posted in 文字

71:小时候喜欢看我爷爷杀猪,等割掉猪头的时候就在旁边巴巴候着,爷爷看着我笑笑,伸出尖刀在猪头深处一挑,挖出一块拇指大的骨节,这个东西叫猪八怪,是儿时最潮的挂饰。我曾经集了一串挂在手上,在村里牛逼了好几天,后来不知道被谁拿走了。那年冬天我跟着我爷爷满村上山杀猪,又集了一串。72:年幼时父亲一直在外做事。年幼时柴子都是跟母亲在学校,上课了我就四处乱窜,心情好就在门外听课,不好听就换个教室,听累了就近找个墙洞,望教室里面撒一把灰就跑,时为学校一害。当时也不知男女有别,哪边厕所 ...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61-70]

12.09.2010 · Posted in 文字

61:六六粉和敌敌畏是我村御用自杀药剂。几乎每隔几年,就听说谁家媳妇或者婆婆在家里喝了敌敌畏。自杀手段很单一,原因大多数都是婆媳不和,这是一个老问题。至于其他偷情出轨或者民事纠纷,几乎都是不会自杀的,打一架或者娘家人来把女婿绑在电线杆上就完事了。62:说起偷情,我村有两个家庭是提前进入共产共妻的社会形态的。一家是兄弟两人共一个媳妇儿,且生了一女一子,兄长至今未娶,弟弟也不觉得委屈,此吉祥三 ...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51-60]

12.08.2010 · Posted in 文字

51:外婆家有条土狗,名来福,骨架高大,一度被怀疑是混血。机灵聪慧,专司迎送亲友业务,逢年过节必在三里外路口迎接来宾,数日后亲友辞行,不多不少恰送至路口处。生性风流,在我村有不少私生子,但一条也没带回家过。后一年大战三个偷腊肉的蟊贼,全咬成瘸子,在我村扬名,风头无俩!52:爷爷曾养过条狗,叫老黄。为此二队黄佬佬极其不忿,每次来我家都提及改名事宜。老黄脾性温和,无论亲仇,一律摇尾迎接,典型我村外交官。骨架奇大,我哥骑过,兴奎骑过,我也骑过。驼一四岁小孩,颤颤巍巍能走好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