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Archive for the ‘文字’ Category

断竿记

09.07.2015 · Posted in 文字

七月廿四,阴,井泉水,除执位,冲兔煞东 。酉时,余四人者,携城南曾道长,医馆骚凯,渔贾许君,访小河垂钓。自万马桥,上高山, 入深林,穷回溪。少顷即至楠木河,由路直下,有二叟分石而钓,曰“自午时使,有闲夫数人,操舟掷炮,三番不绝。”遂起,越横桥渡河,复前行。经奇岭崎路,行四五里,漫山苍穹,尽目 ...

三号

08.07.2014 · Posted in 文字

“肥柴”。我拎着满满的垃圾袋走出巷口,站在街对面的男人抬头向我打招呼。阳光从他的背后照过来,我眯着眼睛看不清他的脸。“你是”?我随手把口袋扔到他身旁的垃圾箱,问道。知道我网名叫柴子的人极少,知道我网名这个变种的人就更少了。一定是亵渎这犊子的朋友,这外号是他歪曲出来的,妈的。“你好,我是丁一”。我还叫Q2呢,初次见面,我维持着必要的礼貌微笑腹诽道。“找我什么事?”“没什么,聊聊可以吗?”他掏出烟来散给我。我没接,从兜里自己掏出点上,这真是一个无聊的人。他看出我的不满,笑了下,看着我手里的…… ...

记得.三年

02.10.2012 · Posted in 文字

前言:成稿于2006年04月16日晚,现在看来,行文生涩,无病呻吟。模仿安妮宝贝的字句太多,和我现在嬉笑怒骂的痞风相去甚远,斧凿痕迹太重,往往是 为了表达而表达,故事只能停滞于留白。不过敝帚自珍,权当是晒手稿吧。· 如果你会娶我,我可以一直等你,不再交任何男朋友。 他说,可以啊,我娶你,淡然笃定。 她忽然就大声的笑起来,放肆无忌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 他始终不能肯定,那一刻是否真实。 这些年以来,她身边,始终都是有人在左右。 · 他常常会很长时间看不到她. 然后忽然某个夜晚,她会悄然上线,偶有交谈和争吵,最后终无言语。 那些夜晚,对着电脑屏幕头痛欲裂。 冗长的失眠和绝望反复纠缠,他感到生命毫无意义。 ...

我这不可救药的二逼混蛋

12.24.2011 · Posted in 文字

我打小就不是个好东西,爱撒谎爱做坏事哪怕是损人不利己,学校收书本费,我跟家里多要几块,吃肉串儿喝汽水;打饭排队时揪前面丫头辫子摸她一把,然 后一脸鄙夷的望着旁边兄弟;在宿舍拿起别人热水瓶,使脆劲儿往地上一杵,一壳子内胆全碎掉;买来爆竹炸校厕所粪坑,溅对面女厕所姑娘们一屁股屎尿水;虐待 元幺佬家的小狗,扔水坑教它冬泳,尾巴上栓鞭炮教它玩极限跑酷;考试作弊,夹纸条带小抄,特别诚恳热情的给别人传错误答案;写检讨后老师让拿回家给家长签 字,我能模仿我爸笔迹写上恳请老师严加管教。其实也是正经人家好儿女,从小就接受严格教育,五讲四美三热爱,立志做少年先锋队队员,有朝一 日红领巾挂在脖上衣锦还乡。曾经也有过伟大理想,做个牛逼闪闪的科学家,娶三个四个老婆,生一堆小科学家,一家人其乐融融,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人心都是 肉长的,撒一回谎,做一次坏事,也羞愧,也彷徨,也内疚,也孤独无依,不到万不得已,谁能豁出去干这种下三滥为人不齿的龌龊勾当 ...

梦里雪落

12.15.2011 · Posted in 文字

山东威海,和朋友到这来办事。几年前朋友说过他的老家就在这边,山势险峻一面沿海风景甚是不错。事情很顺利办完,琢磨着难得出来一次,索性玩个痛快,于是和朋友并分两路,他回家处理剩下事情,我在这里玩上一个月再说。闲来无事每天登上山顶,看看日出,一年到头享受几天清闲时间。我当时正站在山顶对着海面看下雪,其实从骨子里来论,我就是一个这种颇带文艺情怀的二逼青年。拍掉头上的雪,抖抖索索从兜里掏出一只烟点上,忽然听见背后有人说话的声音,转过去一看,从山腰上来一队人,七八个都穿黄色的衣服。估计是走错路的小旅游团或者遇到了忽悠导游社,我暗暗的想,朋友说过这边虽然风景不错,但搁在威海也就是个相当普通的村子,不可能会有人跑来这儿旅游。那队人很快爬上山顶,然后开始喧闹拍照,我远远走到临海的那一边避开,结果还是有个男人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让我帮忙拍张合影,我扔掉烟头接过相机,忽然就呆住了,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人我认识,但我从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杨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