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老家的那些灵异故事(3/3)捆筒

07.15.2011 · Posted in 文字

捆筒,即鬼上身,人失去原有意识,说话行为和思维明显与已故世的某人完全一致,在很多鬼故事里都有详述,在此不再解释。在我们老家,有几个比较真实鬼上身的故事,当事人都还健在,据柴子去年去考证过几次,基本属实,不信者且当小说家言吧,勿需纠结。

  • 1、元幺佬

韩克林他爹得了急病,没几日便死了。照惯例打一夜丧鼓,元幺佬刚踏进灵堂便倒在地上,然后马上爬起来,声音和韩克林他爹完全一样,他说韩克林你听好,哪些人欠我们多少钱,我们欠哪些人多少钱,事无巨细一一交代。说完便倒,醒来后不知发生什么事。找来刚才提及的人一问,债务数目全对。

  • 2、陈习会

陈习会的公公是当年红卫兵头头,文革时破四旧,砸过不少宗祠和墓碑。嫁到周家一个月后,忽然一天就跪在堂屋的地上,众人都拉不起来。陈习会开口,居然发出的是一个老爷爷的声音,说必须把我的墓碑找回来放好,村东王家水田里有半块,自己周家老屋的墙角有半块,还有哪里哪里是剩下的几块副碑,众人照指示找到,拼成完整的碑,立回原坟。

还原墓碑之后,陈习会再次昏倒然后马上醒转回来,问她发生过什么事都是一无所知。这事儿相当真实,第一:陈习会儿子周长是我同学,这事他相当忌讳,证明确有发生;第二:陈习会不是本村人,她公公砸墓碑的事她完全不知道

  • 3郭家清

陈习会捆筒时有个插曲,当时交代墓碑时村人围观,一个胆大的年轻人郭厚清不信,大声别装了。老爷爷嗓音的陈习会嘿嘿笑了几声,说“不信就许你的胯子断得成”(你不信我就让你腿断掉)。第二天郭厚清到谢家坪卖菜籽,回来时搭顺风车,那是一辆手扶拖拉机,他坐在车厢旁,双腿搁在外面。一路行至一段窄路上,拖拉机忽然撞向旁边一颗大槐树,郭家清右腿即断。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