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偷神1

10.29.2010 · Posted in 文字

这是我05年写过的一个长篇,挖了一个坑,然后不可避免的太监了[说到此处马上拉开裤裆检查一下小JJ,健在,甚喜!] 当时力求诙谐,文字很青涩,好玩为主,太监的理由也很简单,04到06年的时候,我在全身心攻占CS,借此遥以纪念我的战队ID:eL | niels   怀念队友熊伟 龚斤 RRR YK 左左

<一> 2005年10月

我叫偷神,我很不喜欢别人叫我神偷。因为我是神,不是小偷。表面上我是一个和尚,其实我真的是个和尚。江南闻名的偷神,在少林寺,亦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禅僧。

在我出道以前,我喜欢用舌头舔自己的鼻尖,咸咸的感觉很好。我的意思是,那时我才四岁,四岁以后,我出道了,从此纵横江湖。是真的,我在江湖这么多年,可算得上纵横一世。这与我的轻功有关,我练的轻功师自螃蟹,基本上上左右横飞。就靠这一手绝迹,无人可及。

江湖上关于我的传言很多,说我可以夜行八百,饮酒万石,女人无数,还会一手好女红。显然这是很荒谬的。甚至有人说我的师傅是楚留香,这更滑稽。楚留香是 我师傅但我的师傅不是楚留香,这个道理很简单,你拉了屎和屎拉了你是不一样的。但很悲哀的是,很多人表示不理解,那说明他们是屎拉出来的。

一直以来,香帅都是我的偶像,永远是。至今我依然无法超越,轻功、暗器、内功我敢得一比,但是让人很沮丧的关键是,他比我会偷。他最擅长的是偷女人,不 管是什么女人,被他看上一眼,都会拿着鸡蛋在他后面追赶,甩都甩不掉。很多女孩子为他耽误青春和幸福,妇人为他离弃家庭和责任,老妪为他抛弃老伴和子女。 香帅就是一个这么有魅力的人,他临死的时候告诉了我一个秘密,他其实还是一个处男。我顿时震撼,极度景仰,因为他真正做到了传说中的“万花从中过,片叶不 沾身”。我永远都不可能达到香帅的这种境界。

香帅教了我他的所有绝迹,弹指神通和秋杀眼。前者用来偷东西,后者用来泡MM。传说中香帅只用两只眼睛就可以迷倒女人,其实这是错的,他只需要一只眼。 他的左眼有个机关,可以喷出无色无味的女人香,女人闻后心神荡漾,遍体无力,任人宰割,极具杀伤力。就是这只眼睛,成就了香帅的一生传奇,神秘而浪漫。他 死后把这只眼睛送给了柴子,使他一生蹉跎无伴终老,个中原因极其复杂,但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传奇般的江湖和江湖中的传奇一样,时时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记得那时候烧饼卖五文钱一个,但是现在就不可能了,不是因为传说中的货币贬值或者是通货膨 胀,而是因为街上到处都是卖饺子的。再也没有了烧饼。我怀着一种极其落寞的心情在街上随地大小便,借以宣泄我的感慨和哀伤。江湖变了,但依然存在。有人就 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怎么可能退出。

在江湖中这么多年,我其实根本不曾存在过。我的意思是没有人认识我,他们都知道我的名字,在任何一个街头墙上的通缉令上,都有我任何一个版本的照片,然 而,没有人找得到我。我曾经在江南最火的妓院里面吃过烧烤,在塞北最冷的荒漠里面坚持冬泳,我参加过鄂洲每一届的乡试,我策划过京城最大的谋杀。然而,没 有人知道我。我可以是白面书生,粗狂汉子,方外术士,翰林一个隐忍的学士,红馆里身价最高的倌人。化身万千,只到一件轰动世人的盗案发生。于是隐退。

可以说,我是自足的。我拥有世上最多的fans,在那个年代,京城的马车行上的所有小偷背上都会纹着我的名字:柴子。我被作为一个偶像,在万众景仰,唾弃,辱骂,鄙视,践踏。我不在乎。因为这才是我出道的目的。我要出名。

我出名为了很多理由,为了钱,为了利,为了拥有更多的女人,这是每个男人的梦想。至少别人这么看我。正如我说,传言是不可相信的,其实这虽然也是我的目 的,但是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人,是的,我没有说错,是为了一个人。我需要钱,去买最好的房子和奴仆,我需要利,去供养我的一切耗费,我需要很多的女人,去 扮演我心中的那个人。她叫香香。

不得不承认,香香是一个很俗的名字,但是没办法,因为她是楚留香的女儿,所以只能叫楚香香。她是我师傅的养女。

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是在乡试上,我拿着墨笔,在衙门的考场里面绘制我最憧憬的女性裸体,那一年,我7岁。在我无法继续想象无比动笔无法沮丧的时候。我 听见一声很轻微的响声。其音寥寥,芳香扑鼻而来。有人放屁了。所有人把目光对准了我。于是我只能做出一个很无辜的样子然后转身,很责难的看着后面的试子。 我承认我那时是如何的下流和卑鄙,因为那个屁其实是我放的。

故事于是从此发生,他被赶出了考场,我一丝不挂的站在衙门的中央。他临走的时候用纤纤妙手解去了我浑身的束缚。从此两个人在江南闻名,在考场放屁的楚详 和在衙门裸奔的柴子。于是我们从此相交莫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楚详就是楚香香。不过那已经是10年以后。居然是10年。

在我追出考场找他要回衣服再到我重回江南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8年,我用这8年的时间拜了他父亲楚留香为师傅,和楚详一起学习如何偷东西。那段记忆是我现在用来下酒的凉菜。毕竟,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不是因为名满天下的盗帅楚留香,只因为楚详。

到现在,我依然记得,我们在盗帅的自习课上聊天,只为了争论一条鱼的72种做法里面有几种是必须要破坏鱼的胡须的,然后大打出手。当然是他打输,我记得 这一生中他就得手过两次,一次是我7岁的时候偷走了我衣服,最后一次是在很多年以后。这个等会再说。那时候香帅是很忙的,经常要躲避官府的追捕,我们甚至 曾经躲在长安城的下水道里面过年。所以说江湖的传言是很幼稚而片面的。很多英雄的风光背后的辛酸,别人无法了解。

楚详有个习惯,睡觉的时候会把脖子用被子紧紧的裹着,我不同,我喜欢把双手双臂都放在外面,香帅说我将来注定一生坦荡。后来我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是我是 一条烂命,根本不可能睡一条完整的被子。楚详有张很秀气的脸,但是从来不肯让我摸。楚详喜欢穿白色的袜子,楚详喜欢喝一种很酸味的奶。我甚至认为楚详很象 个女人。事实证明我错了,楚详根本就是个女人。

标签: 偷神

2 Responses to “偷神1”

  1. tawny2008 says:

    短篇小说?

    [回复]

    柴子 回复:

    以前挖的坑,太监了…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