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81-190]

12.21.2010 · Posted in 文字

181:当年凳子是老式的长条凳,两个人坐,中间用小刀刻一条线,彼此屁股不能过界。这种凳子的凳脚比较靠中,上课的时候如果同桌被点名回答问题,就一定要记得挺胸收腹抬屁股,不然就会像玩跷跷板似的落下去。多年后回老家吃桌席又遇到这种长凳,同座大爷站起来夹菜,柴子就华丽丽的滚到地上去了。

182:爷爷和几个幺婆婆给幺爹张罗相亲,当初最开始是许门口的韩二姑,幺爹死活不从,从家里一路跑到黑湾躲了几天。家里没办法又从河那边张罗了一个姑娘,幺爹依旧不喜欢。但柴子很喜欢,那姑娘每次来了都抱柴子到处玩,当场柴子就拍板,这姑娘幺爹不要我要了。这事至今都被幺爹拿来取笑。

183:老家是山区,公路经常塌方,每次路堵住了道班就开个推土机,临晨的时候来挖。每逢堵路的时候,柴子等人就早早起床,围观推土机铲土,然后意犹未尽的去上学。当时开推土机的师傅特别好,只要是顺路,就把柴子等人装在铲斗里捎一段。站在高高的铲斗里奔驰,那感觉,跟阅兵似的,爽!

184:公路边的小孩,早早都会骑自行车,当时都是男式大二八,先学踩在一个脚蹬子上划,然后从三角架里迈只腿过去踩半圈。那时骑车都有瘾,没事都能跑三五公里,乐此不疲。柴子有次骑山子家的车,到了下坡才知道后刹是坏的,速度太快直接捏前刹,漂移加凌空旋转180,趴到了边沟,腿上至今有块疤。

185:一年级都写铅笔,大家都很羡慕写水笔的高年级童鞋。中午趁他们吃饭,偷偷拿他们的钢笔来过瘾,写着写着没水了,都以为给写坏了,急得都差点哭了。最后邓东说,铅笔是用刀削的,钢笔没法削肯定是扯的,一口塞进嘴,用牙齿把笔尖扯出一节来,然后放回去。下午别人发现了,揪着黑嘴邓东就打。

186:勾别人凳子这个爱好,柴子坚持了二十多年。记忆最深刻的当然是第一次,那是一个期中典礼,同学们搬着凳子整整齐齐的坐在操场上,升国旗奏国歌全体起立,柴子悄悄用脚勾住前面的凳子,等坐下时往后一拖,前面的童鞋一屁股坐倒,大屁股加木凳子全压在我那稚嫩的小腿上,差点骨折,疼了半个多月。

187:当年柴子记忆力好,喜欢背书,还能学以致用。金霞姐姐大柴子两岁多,若单挑柴子是绝无胜算的,只能靠智取。有次放假和金霞姐姐在肖家屋后的大石头上做假饭玩,柴子趁其炒菜不备,一掌推滚到田里,然后立正,高声朗诵“姐姐的胆子真大/敢从天上跳下/蓝天上花儿朵朵/也不知道哪朵是姐姐的花”

188:和金霞姐姐一起爬上山,到嘎嘎家里去,嘎嘎嘎公不在家,来福摇着尾巴迎接。推门而入,进厨房,揭开锅盖,有小半锅煮洋芋丝,一人一勺,片刻吃光,饭饱掩门而归。次日嘎嘎来姨妈家闲聊,说昨天家里不知来过谁,狗也没叫,钱也没偷,就少了一锅洋芋丝。隔壁婆婆沉思片刻,大骇道,这是闹鬼啦!

189:贾神仙过世一年,村里闹过一次鬼。贾神仙被迷过的柳树拐沙滩上,又出现一圈深脚印,持续了三天,时逢冬天,是没有人下河的。村里老人一回忆,当时正是贾神仙的忌日。于是众人惶恐,家家户户傍晚就闭门不出。过了一段时间,脚印再也没出现过,历年来一直都是本村一大悬案,想起来挺渗人的。

190:贾神仙的孙子跟我们同岁,一点也没道门遗风,白白净净人又礼貌,在我村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小学一年级在我校读,每天过独木桥上学,十分刻苦。在学校从不打架骂人,是班干部,特喜欢打小报告,大家又怕又恨。后来柴子等人没事就把独木桥推下河冲走让他旷课。读二年级时,他家里给他转学了。

标签: 柴子 记忆

One Response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81-190]”

  1. 魅颜 says:

    嘎嘎的洋芋丝真是一绝,什么时间我们去吃吃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