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71-180]

12.20.2010 · Posted in 文字

171:削几根薄竹片,用白纸照着语文书上的插图绷风筝,然后用蜡笔自己涂鸦。柴子画的是像老鼠的老虎,韩信画的是像自行车的飞机,兴奎哥哥画个怪物自称是裸女。一伙人沿着公路疯跑,但一个也没有飞上去。亵渎不会糊风筝,在一边捉了一只金刚[绿甲虫],用细线拴着,一脸骄傲的在我们后面跟着跑。

172:柳树拐对面是何家的田,种苞谷也种西瓜。每次在河里洗澡饿了,就怂恿何家大儿子浪浪去摘苞谷烧来吃,摘自家田里的那算是偷么?后来浪浪不愿意了,又扛不住我们骂他尖[吝啬],强烈要求只放风,让我们亲自去掰。亵渎人小拿不了多少,就脱长裤扎近裤脚,能装十好几个。事后亵渎JJ痒了好多天。

173:苞谷渐渐熟透,烧来吃太硬,于是开始偷西瓜。两三人偷偷摸进田里,拣抱得动的摘,一口气跑下河,在岸边一摔,白瓤子。众人大怒,换班,我和韩信选了俩最大的瓜,抱不动只能顺坡往下滚,坡度很陡,韩信在坡下抵住,我在坡上赶。到河岸边,韩信一脚踏到坎里,西瓜砸破在他头上,红彤彤好血腥。

174:在我童年记忆中,最臭是鸡屎,比人屎猪屎牛屎还臭,兴奎解释说那是因为鸡没有鸡巴都从屁眼出来,集了屎和尿的精华。狗屎是最不臭的,爷爷解释说那是因为狗屎不肥田撩死万人嫌。我们都把鸡屎用油纸包好做暗器,打不过了就掏一包往人脸上一抹。干狗屎白白的,磨成面,用来下毒扔进别人水井。

175:小学后有片竹林,长鸡屎菌,土黄色,臭如鸡屎。有次我和邓东在竹林单挑,滚地扭打时无意发现,当即停战并发誓不准泄密。俩人摘了潜到教室,轻轻涂到别人课本上,无色看不出来,下午上课人人喊臭。当时韩信的语文书被他涂得最多最厚,后来韩信用笔在自己书上写上邓东,悄悄把邓东的书给换了。

176:投毒是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用的报复手段,如前文说的水井里扔狗屎面,短裤子晒到仙人掌上等等。当时上学都是带一碗饭,中午在学校大锅里热了吃。韩信就在魔芋叶上捉猪阿子虫,放到邓家张家兄弟的饭盒里,蒸出来白白胖胖,好不可爱。结果第二天,韩信的饭盒里就出现了清蒸蛇壳加脚茧子皮。

177:饭盒投毒事件引起了学校重视,从此蒸饭都安排值日生,旁人不许靠近。但学生人少,总会轮到自己值日。韩信在家攒了几个卖不出的寡鸡蛋,等到值日那天,蒸到敌人碗里。吃饭时邓家张家兄弟窃喜,以为是别人碗里滚出来的,都不声张悄悄端到角落吃。片刻后邓军一声惨叫,碗里赫然半个臭肉团,还长了毛。

178:村里人都节约,少有买手纸的。在学校上厕所,看到有人用苞谷壳叶、蒿草叶子,用草纸的那都是富二代,卫生纸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柴子那时家里好几套某语录,擦屁股倒是没拮据过。当时大华子最坏,每次擦完的纸都认真叠好,整整齐齐的搁在一边,总有人上当,打开一看全是屎,悲愤的问候八辈祖宗。

179:在学校,人人都有一块小镜子,没有的都把别人的摔破了分。每到晴天就站在操场上,反射阳光进教室,一块块亮斑给我们带来无尽的快乐。比赛谁照射的角度更刁钻,谁晃人眼睛最准。然而一切娱乐项目最后都会变得低俗,往往是大家对准一个人,悄悄打亮光在他裤裆上,看着他走来走去,众人笑成一片。

180:当时课桌是老式的长条桌,两个人用,中间一块隔板。上课时拿把小刀,伸到课桌里慢慢的挖,两节课就能把隔板挖出一个手大的洞来,以后没事就能从洞里摸同桌的东西吃,不过情报工作要到位,有个童鞋摸同桌饭盒,结果糊了一手油,被发现了。后来这孩子后来还摸,该同桌不动声色,放了几个板栗包。

标签: 柴子 记忆

4 Responses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71-180]”

  1. lowstz says:

    8、男人觉得大乳房有魅力,女人觉得对称性好的男人有魅力,这都是基因的冲动。

    [回复]

    柴子 回复:

    额~ 这跳跃也太厉害了点,从本篇你也能看出大乳房来?

    [回复]

  2. 熟男 says:

    这次的很恶心。。。

    [回复]

  3. 哈哈 吃着午饭看 差点喷到屏幕上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