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51-160]

12.18.2010 · Posted in 文字

151:邓超当时在读二年级,学到《朱德的扁担》时老师要求背诵。邓超认真背诵,铭记在心,最后落实到了行动上。当天放学,用铅笔刀刻了根”我爹的扁担”,事毕观赏,发觉不深刻,于是找来凿子,叮叮当当,入木三分。次日他爹挑水,发现扁担不给力,呈倒V字形,查看后大怒,奔来学校暴打邓超。

152:我村的厕所前节提过,在此不表。每家每户人人积极造粪,便溺其中,等到种菜时节用粪桶挑了,淋在菜地里,比尿素碳铵实惠得多。那时小伙伴们外出玩耍,每逢肚子胀必飞奔回家,绝不浪费肥料。唯独邓东例外,走到哪拉到哪,他妈百般劝诱未果,怒极破口大骂“吃家饭,屙野屎,你就是个野百姓”

153:柴子幼时穿过很多潮衣裤,都是表哥表姐穿旧的,我妈自学成才兼职干起了童装裁减。记忆最深的是条改小的女式裤子,没皮带扣也没松紧带,唯一一条开口小拉链在右边,每次小便必须全部拉下,很不方便,几次抗议未果,我愤而去树林里转了一圈,不小心扯坏了,结果被补得结结实实,又穿了一年。

154:刮洋芋[给土豆剥皮]是我童年生活中无法逃避的一项体力劳动。取寸长两指宽薄铁皮锤平,顶端锤弯,侧看状如7字,洋芋刮子就做成了。左手洋芋右手刮子,面前丢个洋瓷盆,坐个小凳子,不刮完一满盆休想起身。柴子多年后经常在睡梦中见到一个特大水缸和几麻袋洋芋,惊醒后惴惴不安,心有余悸。

155:枸叶树是好东西,村里每家每户都是屋边周围种几颗。叶子直接捋下来,是很好的猪草,树皮剥下来划成丝,可以用来抽陀螺。小时候柴子口齿不清的一直叫舅爷树,父母当时也没仔细辨听,有一年给嘎嘎拜年,看到屋边几棵树就大喊舅爷树,站在旁边点鞭炮的幺舅笑得差点炸了手。

156:黑湾一带,野生很多桐树。桐子可以摘下来卖给茶厂炼桐油。叶片宽大,经常用来包苞谷粑粑。摘一片桐树叶,两个边角弯在一起,用竹签别紧,最上那一片松松拉下来,形成一个高高的冠,中间穿两根细棍,留着叶尾巴上的把儿,带上很像官帽。每天都有人带着这种绿帽子满村乱跑,都是官老爷。

157:收音机里放马季的相声,吐字清晰比现在的腕儿好多了。我们小孩没事就在一块演,记得是个吹牛的段子,”上嘴唇挨天下嘴唇挨地”那个。一边默不作声的山子忽然插话,说我坐过飞机,众人大惊。邓东问,那飞过我们村没,山子说飞过。邓东问看到我家没,山子一笑,看到了,你妈在菜园子屙尿。

158:廖成算起来也是亲戚,是我大舅爷的小舅子的小儿子。但我们都不带他玩,因为打架太差了,逢战必输,逢输必哭,没有帮派荣誉感经常给组织抹黑。也不够顽强,一被打哭就投降,带着邓家张家兄弟来捣毁我们的司令部。每次我们去洗澡就把他脑袋按到河里喝水,廿年过去了,这孩子还是没学会游泳。

159:老打架也会审美疲劳,于是开始引进其他体育项目,拔河。邓家张家兄弟人多,每次我们都输,不管是站在上坡还是下坡都拉不过。我和韩信坐在椿树下长吁短叹时,看到椿树叶上的洋辣子[五色毛虫],豁然开窍。捉几个洋辣子涂在绳上,喊齐人再次挑战,大获全胜,赛后败将都双手红肿,大哭落荒而逃。

160:洋辣子战术经此一役后,被我们一伙广泛运用,发挥到了极致。比如在元幺佬的门把上、扁担上、涂洋辣子毛,在水瓢把、粪瓢把上涂桐油,把邓家洗的短裤子取了,在仙人掌上蹭一会再晾回去。等等,不一而足,丧尽天良。最后此方被邓家兄弟偷学去了,一时间人人自危,走到哪里都要戴一副手套。

标签: 柴子 记忆

4 Responses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51-160]”

  1. 魅颜 says:

    现在我都不刮洋芋皮,小时候刮的太多了。。

    [回复]

    柴子 回复:

    嗯,我也是,看到洋芋我就心惊胆颤,有阴影了

    [回复]

    lili 回复:

    那你以前还说卖炕洋芋,光bai 人

    [回复]

    柴子 回复:

    哈哈哈哈,你也想卖炕洋芋、?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