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41-150]

12.17.2010 · Posted in 文字

141:一个午后,我和田俊张斌在家看电视,当时放的是《妈妈再爱我一次》,兄弟仨哭得稀里哗啦,父母在一边也被煽情得热泪盈眶。后来过了几年,六一儿童节在电影院看电影,还是放《妈妈再爱我一次》,照例再一次哭得稀里哗啦,不过不是被煽情,是因为看过这片不安分在电影院打闹被我妈抽耳光抽哭的。

142:五月份,枇杷熟。一群伙伴就开始满村乱窜,谁家有枇杷树,家里养没养狗,大人什么时候下田,都摸得一清二楚。时机一到就组团去偷枇杷,爬树快的上去两个,一边摘一边扔,树上摘的要扔得快,不然底下人就开骂,脾气大的还会扔土块。顺便揪一把,单手在掌里一揉,去掉绒毛就往嘴里塞,速度飞快。

143:枇杷过了没几天,野樱桃就熟了。野樱桃就不用偷了,沿路走,树林里到处都是野樱桃树。爬上去,摘一满书包,路上一边走一边吃,吃到家就开始吐;第二天上学,起个大早,路过树林继续摘,一路走一路吃,到学校继续吐。没见过吃野樱桃没吃到吐的,也没见过吃吐了下次不再吃的。

144:夏天在河里洗澡[游泳都叫洗澡],冷了就上岸在大石头或沙滩上晒太阳,全裸日光浴,晒出一身古铜,晒最狠的黑如鼎锅,有个何鼎锅被叫响了,廿年后人人都这么叫他。晒累了,在沙滩上挖个坑,拉泡屎,然后盖平,吆喝来一群人,信誓旦旦的表示刚才看到有个泥鳅钻进去了,让人伸手去挖。

145:立秋处暑之后,山里的羊桃[其实是猕猴桃]长得鼓鼓圆圆,老人就上山去摘,然后铺在楼板上,记得噶公每年都摘来铺满整整一间屋,吃都吃不完。等过了白露,就可以开始拣软的吃,酸酸甜甜味道很不错,还有开胃助消化的功效。吃多了羊桃,拉的大便都是绿色黑点状,跟烂熟的羊桃一个德行。

146:张家有个大堰塘,我们没事就去偷着钓鱼。直接用钓竿肯定是不行的,张婆婆会出来没收作案工具并大骂。后来柴子和山子琢磨了半天,想出一个办法,放懒钩。用一根钉子取代钓鱼竿,放好鱼饵丢进堰塘,钉子插在堰塘边土里。俩人躲在远处看着浮子,有鱼上钩了就冲过去,提起鱼开跑,十分安全。

147:村里家家都喂猪,家里小孩到四五岁就光荣上岗,打猪草。背个小背篓,于路边沟边田边上,拣茂密鲜嫩的野草割,不打满一背篓不许下班。听爷爷说四爹和我爸爸最狡猾,在背篓里支几根树棍,虚虚的一背篓就完工,然后尽情去玩。柴子幼时和亵渎一起打猪草,贪玩赶时间,每次都去元幺佬的菜田打。

148:小学生都很爱学习,没事就念课文,其认真不亚于当年对语录。放学回家要念一会排成一个一字,一会排成一个人字;雪天走在路上,就喊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有一回和邓东邓军开战,临时助拳的廖成人小没跑掉,被揍得直哭,我们就喊,下吧下吧,我要开花,下吧下吧,我要发芽。

149:上学的时候,有的背小背篓,有的提个袋子,有的就直接抱着书走。柴子当时有个军绿色的单肩帆布包,里面分三层,最外层放吃的果子瓜子,中间放书本笔,最里那层有拉链,藏战斗武器,有弹弓、专打纸团的大口径单炮子、半截钢锯条、一把铅笔刀。这书包陪伴我多年,上学外出群殴的必备装。

150:在学校里,柴子极少打架。我妈是校长,每次不管什么缘由,我和别的童鞋闹点小纠纷,我妈都是首先把我揪出来,PiaPia的抽耳光。因此我每天在校内都做乖宝宝,积攒斗气等到放学,叫上帮凶把人按在边沟使劲锤,锤到发誓绝对不会告诉老师为止。多年后看星座书,说天蝎记仇,释然,果然!

标签: 柴子 记忆

One Response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41-150]”

  1. 魅颜 says:

    😛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