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31-140]

12.16.2010 · Posted in 文字

131:打拖相当考验反应速度,拖的人掌心向下手平伸,打的人掌心向上伸在下面,然后迅速翻手腕拍人手背,打着继续打,没打着角色互换。当年玩这个都取双败制,几轮过后人人手背通红。后来张斌换了玩法,把手盖在地上让人打,山子拼命一掌下去,张斌手一缩,山子一声惨号,原来拍到一个板栗包。

132:路边有颗板栗树,每到秋天,明勇幺叔就爬上树拿根竹竿打板栗。板栗包满天飞舞,人人退避,都蹲出百米预跑的架势。等幺叔一下树,众人奔上一顿哄抢。山子人小腿短跑得慢,捡得最少。过几天山子再来捡板栗,头顶一个竹篮,树上还在打就捡,在板栗包雨中东奔西走,收获颇丰,谁也抢不过他。

133:村小学没有学前班,都直接上一年级。全是从家里懵懵懂懂的就被上学了,神马都不懂。每天在教室都能看到几个尿裤子的,谁凳子下流淌起一条小河流,大家就群起扒了他/她的裤子,晒在乒乓球台上,然后蹦蹦跳跳的去找老师邀功,孙老师每次都表扬我们照顾小同学,然后垫层纸再给他/她穿上。

134:一年级的学生上厕所都是坚持就近原则,在突感尿意的原地和厕所画直线,判断出哪个坑最近就直接跑过去,男厕所女厕所?听都木有听说过,人人在家都是只用一个厕所的。孙老师专门开了一节课讲述男女厕所的区别,至今记忆犹新,男生都去地上有尿的那边,女生要去地上没尿的那边,谁也不许乱跑!

135:每天放学排成一队,每个队分一个路队长,走到岔路口就领自己队的回去,一边走一边念”啊我饿一屋鱼,波坡摸佛的特呢勒。”谁也不许插队,谁也不准念错。有一次十队的张家兄弟分路后就不念了,我们一队的听见,全队跑回去,在群殴吐口水撒泥土的教育下,他们重念了好几遍,大家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136:和气桥两边是两片靠山大岩板,是我村的涂鸦圣地。经常看到有真相揭露贴”张家的都是狗子,吃屎粑粑”;绯闻快报贴”山子的媳妇子是韩小芳”;群殴挑战贴”大茅湖的打架最很,你们都告不赢”;战后总结贴”你们只会扔石头,没得JB用”;最恶毒的是愿望漂流瓶”我要和你的婆婆睡瞌睡!”

137:和气沟涂鸦文化日益繁荣,后来吸引了很多大人来创作,柴子有幸在上面见过一副春宫图,据说是邓东的幺叔画的,画风简洁有力,动作栩栩如生,看得我们如痴如醉。四爹跑去村委会,用红漆刷了两条大标语“养儿不读书,不如喂头猪”“偷电可耻!拖欠电费,全队停电!”字迹粗大,直接和谐了。

138:明勇幺叔是高幺佬的小儿子,心灵手巧,会做木匠活。我和亵渎在高幺佬家玩,看到一把木头火柴枪,造型小巧,填弹方便,撞针有力,扳机安全,不卡手指。我们爱不释手的玩了会,临走时揣回家了,被爷爷发现后揍了一顿。送回去时高幺佬叫来幺叔大骂了一顿,勒令给我和亵渎一人做了一把新枪。

139:山子是高幺佬二儿子明玉伯爷的小儿子,打架也是把好手。他年纪最小,跟着我和亵渎征战,以悍不畏死的作风确保其首发位置。有次在和气沟玩,邓东指着两米深大坑说谁都不敢往里面蹦,邓军说谁蹦谁就是哥哥,山子立即飞身跃下,跌得不轻,还是撑着爬上来让邓家兄弟喊了哥哥,其冲动彪悍可见一斑。

140:邓家兄弟在我村真正扬名是那年冬天,兄弟俩在猪圈屋后玩野炊,天冷有霜露,捡不到枯柴火力不旺。邓东抬头一看脑袋一拍,指挥邓军爬上猪圈抽茅草。结果火势兴旺到一发不可收拾,茅草盖的猪圈见风就着,他爸妈在田里看到滚滚浓烟,跑回来抱起猪子就往家里扔。兄弟俩被拴着暴打,哭声响了一夜。

标签: 柴子 记忆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