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21-130]

12.15.2010 · Posted in 文字

121:火柴还有一种简洁的玩法,右手掌握住火柴盒,用拇指把火柴头按在盒侧,右手臂快速摆动,借助摆动的速度,拇指使劲往前一推,哧的一声,火箭就飞出去了,技巧掌握熟练之后能飞三米多,近战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杀伤力太差,多半用来在姑娘伢和小屁孩面前耍帅,成本低,噱头好。

122:村里人人都喜欢看西游记,除了元幺佬。元幺佬最喜欢说的就是“看三国,讲狠气;看水浒,讲义气;看西游记,放糊狗屁”,其实我知道,这不是理由,是借口。那时我和亵渎每天约在一起看西游记,看完了就去竹林削金箍棒,然后冲进元幺佬的菜田,三打白骨精,大战红孩儿…

123:公路边到处长着茅草,大茅湖的称谓也与此有关。我村的茅草比邻村的要高,粗壮得多。草秆可以当芦苇杆使,嘎公一直用来扎灵屋子[烧给死人的纸房子],叶片厚实,边缘锯齿很锋利,可以做武器,随便摘一匹对着皮肤反向一划,就是一条血口。顺方向剥开两侧,用手搭住,可以放飞机。

124:村里公认的三大恶行:偷杉树,睡人老婆,往水井撒尿,这是最不能让人容忍的,一旦做了一辈子抬不起头,其他法律认定的正版犯罪,我村反而都能接受。有个大岩屋的郭家小伙子,早早就出门混生活,打过架,抢过劫,砍过人,赌场看场起家,去年释放回家,人人慰问并介绍姑娘相亲。

125:大舅爷有两个儿子,明子哥哥和波子哥哥。小时候柴子和表姐都挺崇拜明子哥哥。会素描,仕女图画的挺好;会吹笛子,最擅长世上只有妈妈好;会写字,一手毛笔字俊秀挺拔;会打拳,和波子哥哥一起把厕所屋后的拐枣树皮打光了。可谓是文武全才,并且前文所说的连连炮就是他改进的。

126:波子哥哥调皮多了,大舅爷三父子上山打野鸡,他就对着树练打靶;一起上山打柴,他就专门砍桦叶子树摘桦叶子果果;给大舅爷打下手开窑烧炭,他就专门找树杈做弹弓。我们小时候更喜欢和他玩,有次在路上遇到一条竹叶青,被他堵在洞口捶烂了蛇头,拉出来剁成了十八节,最后烧来喂了狗。

127:单炮子和连连炮在实战中应用其实很一般,射程短,受季节约束太大。于是在和邓家张家交战的白热化后期,出现了一种更牛逼的冷兵器:弓箭。取拇指粗金竹一截,用微火烘烤中段到出汗,弯成C字形连线,取直树枝为矢。金竹韧性强,可以很安全的在二十步之外狂射张家邓家的水竹做的弓箭,轻松取胜。

128:大华子曾发明过一种更具杀伤力的武器:甩镖。把铁丝锤直,两寸一截,前端磨尖,后悬丝线。长竹筒内放三五把,使劲一甩横飞数丈。大华子在学校和阳坡上的汪家兄弟大打一架,因体力差距悬殊而溃败。愤而归家找甩镖,不慎被业春哥看到,暴打并没收。甩镖在我村冷兵器史上昙花一现,从此灭绝。

129:我村曾举办过一次25公斤级的无限制格斗,参赛选手为5~7岁年龄段。发起人是我和周峰,最高荣誉是可以在学校自称孙悟空,限于西游记主角单一,只取前五名,最差的是红孩儿。规则简单:不准插眼睛见鼻血必须收手。参赛人数十余人,柴子打进了八强,最后遇到一个赛霸的干扰,赛事匆匆搁浅。

130:赛霸就是韩勇,本来赛事是一小私下举行,当时在二小读书的韩勇自诩勇猛,强烈要求参赛,被破例批准。韩勇也打进八强,最后给彭涛按在沟里打哭被判负。此后每天比赛韩勇必参加,下场见人就打,无论输赢下次都来,依然上场就打,严重干扰比赛秩序,导致赛事搁浅。他是我村格斗史的罪人!

标签: 柴子 记忆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