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81-90]

12.11.2010 · Posted in 文字

81:母亲在村小学任教,数十学生,三个老师分占三个教室。每个教室两个年级,是复合班,先给低年级的半边教室讲十分钟,然后布置作业上自习,转到教室这边给高年级讲新课,如此反复。每个老师都是带两个年级的全科,相当厉害。我记得当时二年级只有两个人,邓丹和邓超,怎么考试都是前两名。

82:柴子当时四五岁左右,在村小学那是相当的出名。自己作词谱曲,并自创乐器,用锅碗瓢盆在教室门口开演唱会,歌颂我校师生的幸福生活,具体内容基本以当天伙食为准。当时没有电铃,都是手动拉绳的铃铛。安排一个老师值日,时间到了就去敲。表姐她们最喜欢的就是柴子屁颠屁颠的去打下课铃。

83:有时会来走乡串县的匠人,记得有个哑巴木匠,专合木头。一手斧子抡的飞快,不用别人帮忙,一个人三四天就是一副十大块[顶三块,底三块,侧各二,前后另计]。哑巴很能喝酒,但不怎么能吃辣,幺妈做了一顿小辣椒炒肉,哑巴尝了几块就张开大口,只听见咝咝的进气。哑巴来过三次,后来据说摔死了。

84:河里每年都会淹死个把人,基本都是对岸邻村的,老人常告诫小孩不要下水,说“河里淹死会水人”。有年夏天,就死了两个。第一个在山上砍柴,累了冲下河,前戏都木有就直接蹦进王广潭,血管爆掉,死了。第二个更倒霉,也是王广潭,站在顶岩上玩跳水,一跃飞身而下,脑壳在石头上撞了个大洞。

85:四岁那年去姨妈家玩,晚上和姐姐们睡。姨妈给我洗澡时问我有没有带短裤子『内裤』,我茫然不知那是何物!后来姨妈拿了表姐的内裤给我穿上,柴子很羞愧…回家后缠着母亲缝了好几条短裤子,在我村男孩子中,柴子是最早穿内裤的潮流引领人。每次下河游泳,那条红色小内内总能羡慕死一河人。

86:三姨有两子,表哥叫田俊,表弟叫张斌。两兄弟吃饭很厉害,一个能顶俩。最奇怪的是他们穿过的衣服隐隐有香味,我妈每次拧着我的臭袜子就羡慕三姨。张斌从小就敢捉蛇,有年夏天揪到一条菜花蛇卖了,兄弟俩各买双新凉鞋。张斌还很擅长画地图,几乎每晚必尿,治了多年,长到十几岁,自己好了。

87:田俊脾性憨厚,表兄弟中最老实,但对弟妹最好。有次和田俊张斌亵渎山子在和气沟集体练狗刨,沟小人多,邓家和张家兄弟挤不进去,扑腾了半天,屁股都还没湿。这几个急了,拉起我和山子就开打,田俊果然是个好哥哥,俩石头就敲破了张家小子的头,我们吓得把还坚持要敲的田俊抬回家去了。

88:河里有土鱼、洋鱼、白家、白叼子、马兰叼子[身覆彩鳞若彩虹],秋天就都去河里钓鱼。钓小鱼用红蚯蚓,屋后边沟里挖几十条,掐成小段能钓一下午。要想钓大鱼就得用蛆,我和亵渎在粪坑捞蛆洗净了下河,恰平子也在,他的蛆白白净净,原来是用南瓜烂的。当晚元幺佬就失窃数个老南瓜,至今是个谜。

89:冬天下雪,两三寸厚。草草吃了早饭就喊上亵渎和韩家兄弟打雪仗,不大一会邓家兄弟跑过来,先围观后参战,我和亵渎好汉难敌四手,一身武艺架不住群殴,被打得脖子里全是雪水,一路退败到山子家,山子出来加入战局,并积极创新,在雪团里面掺石头,一下战斗力大增,把韩家打跑,邓家打哭!

90:高尖子下雪更厚,并且结冰。屋檐下悬起根根冰锥,我们叫凝钩子。每年到嘎嘎[外婆]家去拜年,我们就用棍打下凝钩子当冰棍吃。明子哥哥年纪最长,人高马大,一伸手就把最大的摘下来,一边笑一边吃给我们看,惹得弟妹们大骂。我没骂,跑去屋后的厕所茅檐下摘了一根最粗的,献给他吃了。

标签: 柴子 记忆

7 Responses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81-90]”

  1. 红色小内内哈哈 😆

    [回复]

    柴子 回复:

    囧…

    [回复]

  2. 我没骂,跑去屋后的厕所茅檐下摘了一根最粗的,献给他吃了。
    猥琐多年不变 :mrgreen:

    [回复]

    柴子 回复:

    这个。。。。额~~~

    [回复]

  3. 熟男 says:

    我和亵渎在粪坑捞蛆洗净了下河
    怪不得重口味。。。

    [回复]

  4. 魅颜 says:

    你还强行霸占了我的裙子。。。 😆

    [回复]

    柴子 回复:

    咳咳。那啥,今天天气不错哈,风和日丽的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