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71-80]

12.10.2010 · Posted in 文字

71:小时候喜欢看我爷爷杀猪,等割掉猪头的时候就在旁边巴巴候着,爷爷看着我笑笑,伸出尖刀在猪头深处一挑,挖出一块拇指大的骨节,这个东西叫猪八怪,是儿时最潮的挂饰。我曾经集了一串挂在手上,在村里牛逼了好几天,后来不知道被谁拿走了。那年冬天我跟着我爷爷满村上山杀猪,又集了一串。

72:年幼时父亲一直在外做事。年幼时柴子都是跟母亲在学校,上课了我就四处乱窜,心情好就在门外听课,不好听就换个教室,听累了就近找个墙洞,望教室里面撒一把灰就跑,时为学校一害。当时也不知男女有别,哪边厕所近往哪边上,直冲进去,目不斜视,脱裤子就开拉。后来女生上厕所都找个人门口站哨。

73:姑妈家住在学校对山,她的孙子比我都大,在上小学。大华子小华子在学校见到穿开裆裤的柴子,都要立正恭恭敬敬喊我声叔叔,然后背着我满山跑。我经常指使他们帮我掀开那些不让我上厕所的女生,此事在多年后沦为笑柄,每次到姑妈家他们都要说一次,不让我进女厕所后果那是要吹哨子叫人打架的。

74:放学了就去姑妈家玩,照例我是要让大华子和小华子背上去的。姑妈有仨儿子,大儿子的儿子就是大小华子。最小的是业林哥哥,我最喜欢和他玩,他会做弹弓和桦叶子炮,还会做铁环。晚上跟他睡,他指着墙上的女明星说很性感,我不懂。他解释说性感就是一看见JJ就会立起来,我看了好大会,失败了!

75:业林哥当时喜欢听小虎队和四大天王,家里好几盒磁带。我尝试过放录音机,但他不准我碰。后来等他出门了,我把磁带翻出来,怎么拉都没有声音,大怒,大卸八块,把带子拉了一地,还是没声音。后来业林哥哥回来,欲哭无泪,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我背回学校了。。

76:从老屋到和气桥,是段很急的下坡,过桥就是急转弯,曾经发生过好几次车祸事故,不是板车翻到沟里去了,就是骑车的撞到岩壁上。有一次一个外地小伙,在陡坡上飞奔而下,过和气桥一口气抵在岩壁上,血流了一地。我爷爷围观之后回来感慨,撞得好鸡巴狠,座包把卵子[睾丸]都抵出来了。

77:高幺佬是我爷爷亲弟兄,性情温和很喜欢小孩。当时住在屋场坪,我和平子没事就跑下去玩,幺婆婆很喜欢,去了就做饭吃。吃饭的时候幺婆婆说,柴子以后会娶个外地媳妇。然后幺婆婆指着我吃饭的筷子说我拿的很远,而平子拿的很矮。二十年后,柴子娶了四川媳妇儿,平子哥娶了本地姑娘。

78:柳树拐是我村最盛名的天然游泳池,一到夏天满河都是长条胯孩子。亵渎当时不会游泳,带着一群秤砣孩子满河找泡沫塑料,用绳子串一圈,系在腰上当救生圈。没几天山子也下河来,扛着一个汽车内胎,相当拉风,亵渎他们围着泡沫圈自卑的要死。第二天亵渎带了根针,悄悄把山子的内胎给扎破了。

79:在河里洗澡钓鱼是不愿回家吃午饭的,都自行解决。带几个洋芋[土豆]埋在沙里,上面用树枝烧火,去田里偷几个嫩苞谷坨[玉米棒子]连皮扔在火里,然后把钓来的鱼剖了用树枝串着烤,一边烤一边抹盐。等鱼吃完了,撕开叶子啃烧苞谷,啃完了把火扒开,从沙里面翻出烤洋芋,味道那是相当的不错。。

80:父亲订过武林风和故事会,是我儿时的主要文学读物。没事就用书上的八卦掌和邓家兄弟对打,打累了就给韩家姐妹讲故事会上的笑话,一跃成为当地文武全才。后来亵渎来我家看到了,和我一起练轻功,把兴奎的校服剪来做沙袋绑腿,结果双双挨打还烧了秘籍。至今我和亵渎想起犹唏嘘不已,轻功啊!

标签: 柴子 记忆

3 Responses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71-80]”

  1. 😆 有意思,童年就是有意思

    [回复]

  2. 魅颜 says:

    你小的时候在学校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才上课你就打铃下课。。。

    幺婆婆是个伟大的预言家。

    [回复]

    柴子 回复:

    哈哈哈~ 为此那个铃铛的绳子改短了好几次 :mrgreen: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