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61-70]

12.09.2010 · Posted in 文字

61:六六粉和敌敌畏是我村御用自杀药剂。几乎每隔几年,就听说谁家媳妇或者婆婆在家里喝了敌敌畏。自杀手段很单一,原因大多数都是婆媳不和,这是一个老问题。至于其他偷情出轨或者民事纠纷,几乎都是不会自杀的,打一架或者娘家人来把女婿绑在电线杆上就完事了。

62:说起偷情,我村有两个家庭是提前进入共产共妻的社会形态的。一家是兄弟两人共一个媳妇儿,且生了一女一子,兄长至今未娶,弟弟也不觉得委屈,此吉祥三宝组成了幸福快乐的一家;还有一家就曲折了,哥哥出门打工,弟弟义不容辞的履行了丈夫职责,哥哥回来了默认事实,兄弟手足果然大过女人衣服。

63:80年代计划生育开展得如火如荼,当年计生办比城管凶多了,所谓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其实并非笑话。盼儿子超生的都东躲西藏,我村逃得最远的去过河南,不小心在那边混发了,数年后衣锦回乡成了大户。走不掉的都被抓去强制结扎,还要把猪子赶走充罚款。堂二妈当年是抗结扎英雄,骑自行车逃得飞快。

64:大岩屋有家人姓郭,山高皇帝远没有计生办。原生态的管辖环境,原生态的夜间娱乐,没几年就生了七个。某年夏天村干部去做人口普查,推门进去看到三个穿裤子半大小子和四个光屁股娃娃,喊来户主发现男人背后的媳妇还挺着肚子,男人淡淡一笑,这是最后一个,生下来整好凑一桌。

65:我村个个都是浪里白条,游泳是河边村民的传统娱乐休闲运动。哪家吃饭找不到小孩只需站在河岸一吼,水里马上蹦出好几个条胯[方言:全身赤裸]来。小孩打条胯洗澡是我村传统,十岁以下皆不知内裤为何物,也无谓男女。在水里泡冷了就摊在岸边大石上晒太阳,绷着JJ一起比长短,输的含泪睡沙滩!

66:柴子四五岁就学会游泳了。永远记得那天黄昏,我爸背着我游张家下滩,到深潭处往下一沉,留下我在水面上乱蹬乱弹,须臾之间,柴子就被学会了狗刨。后来我如此教亵渎在和气沟游泳,结果没掌握好深度,和亵渎俩人抱着沉在沟里,几乎集体牺牲。回家后双双挨了两顿打,我爸和他爸一次,我爷爷一次。

67:张家娶了一个外地新媳妇,怪而温软的口音很让我们喜欢。他家厨房是木板墙壁,年久有缝。某夜兴奎带着我和亵渎玩掐墨[躲猫猫],无意中发现张家厨房哗哗作响。兴奎凑近一看是小媳妇洗澡,于是召集我们围观。我和亵渎都被吓了一跳。亵渎回家后告诉四妈张家媳妇要死了,胸前有这么大俩肿瘤,结果被打!

68:每逢过节,村里都组织放电影。在湾里茶厂旁边空地上拉起白布,村民早早坐着占好位置,这种前排位置我们都是很不屑的,直接爬到树上,享受二楼包厢尊贵待遇。每当电影里剧情高潮候,树上开始纷纷撒尿,下面村民纷纷大喊下雨了,继而醒觉怒骂声一片。彭涛最生猛,曾经在树上拉过粑粑。

69:周峰和彭涛俩人上山盖假屋,累了就琢磨新娱乐项目。借我村的陡峭山势,俩人做了好几个机关:在路上方放块大石,系绳牵到路下栓好,人经过碰到绳子大石就滚下来砸人。俩人布置完了各自回家吃饭,渐渐忘了。没几天周峰他爹上山砍柴,被石头砸到腿,在家躺了几个礼拜。此案至今未破!

70:村里厕所风格一致,都是在屋后挖一深坑,上盖木板,斜搁一根搅屎棍。蹲在上面大便,掷地有声。周峰他爹腿伤未几日,周峰悄然潜伏到彭家,挪开茅坑上每块木板,细细一线盖在边缘,如此三番,得意匿去。是夜,周峰爷爷去彭家喝酒,夜半肚胀,轰然一声掉进粪坑。至今也是我村一大悬案。

标签: 柴子 记忆

8 Responses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61-70]”

  1. shael says:

    69、70里面的周峰怎么这么像东成西就里的欧阳锋,哈哈,不过倒霉的是他老子和爷爷。
    不知道若案子破了,他老子和爷爷做啥感想。

    [回复]

    柴子 回复:

    作案人是打死不会说的…… :mrgreen:

    [回复]

    stjzcm 回复:

    柴子真厉害,每天都更新,写得很有意思啊,这些事情对我来说感觉相当遥远啊。。。可能城市没有这么多独特的东西。

    [回复]

    柴子 回复:

    故事其实很平淡,只是用戏谑的视觉来看待,就有趣了 😀

    [回复]

  2. 魅颜 says:

    😆

    [回复]

    柴子 回复:

    即将闪亮登场的小表姐好~  😛

    [回复]

  3. 🙂 😛

    [回复]

    柴子 回复:

    幺姨晚上好~ [话说我这博客老直接采用服务器时间。。。]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