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51-60]

12.08.2010 · Posted in 文字

51:外婆家有条土狗,名来福,骨架高大,一度被怀疑是混血。机灵聪慧,专司迎送亲友业务,逢年过节必在三里外路口迎接来宾,数日后亲友辞行,不多不少恰送至路口处。生性风流,在我村有不少私生子,但一条也没带回家过。后一年大战三个偷腊肉的蟊贼,全咬成瘸子,在我村扬名,风头无俩!

52:爷爷曾养过条狗,叫老黄。为此二队黄佬佬极其不忿,每次来我家都提及改名事宜。老黄脾性温和,无论亲仇,一律摇尾迎接,典型我村外交官。骨架奇大,我哥骑过,兴奎骑过,我也骑过。驼一四岁小孩,颤颤巍巍能走好几十米。堂弟亵渎出生时,老黄老死了。亵渎每念及此必骂四妈,凭啥生他晚几年!

53:姨妈家曾有只猫,公的,麻花,体态丰腴性感,叫声风骚撩人。喜食猪肉,从不抓耗子。只要看到有人坐下,就蹦到人膝盖上做小鸟依人状,温存片刻之后就细声喵喵,用脑袋拱人胸口,然后舔下巴,舌头粗糙让人十分享受,待得人一闭眼,就狠狠在下巴上咬一口。时人感慨,这货是女人而不是公猫!

54:1981年,我妈生我哥,名亮,因难产缺氧,自幼体弱多病。次2年,同月同日同时辰柴子出世,而前一日奶奶去世。当时我大舅神神叨叨的掐算了一遍,给我取了一个女名,叫兴慧,以求两子平安。再过两年,同月同日同时辰,我哥亮走了。很邪很诡异,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

55:柴子命硬。三岁时家里盖楼,我穿开裆裤一路奔腾,被三楼掉下木板压住,皮都未破;四岁时在学校二楼被打羽毛球的学生撞下来,头朝下杵在泥地,亦无大碍;五岁跟我妈在二楼晾衣服,从阳台跌下,亦无事。19岁骑单车在东山路闯红灯,和公交车亲密接触无伤。20岁参与群殴,数人重伤我毫发无损。

56:元幺佬后来也养过一条小花狗,颇有元幺佬之风采,见到小孩就狂吠。可叹生不逢时,被兴奎平子国子柴子轮番虐待,未得善终。小花一生极其坎坷,被石头丢过,被爆竹炸过,被鞭子抽过,被竹棍抡过,被二踢脚射过,被沉潭淹过,被单车撞过,最后一年元幺佬自己也看不下去,用绳子勒死杀来吃了。

57:父亲的叔伯兄弟明洋,为人豪爽健谈诙谐,我幼时被其蒙骗一直以为有星期八。柴子四岁那年,明洋伯爷在城关打花牌,半夜散场出门尿尿,忘记身在五楼,抬腿一迈至一楼。死后第七天在我村叫回煞,父亲去他家守夜,我和老妈睡到夜半听见敲门、上楼、喝水、拉桌椅声。是时年幼,后来才知是捡脚板。

58:邓家两子,兄邓东有奇智,擅伐谋。那年柴子六岁,携亵渎、韩信、韩健、韩方与其火拼,一行五虎将杀到和气沟,邓家兄弟在沟对岸大肆叫骂,众人大怒过桥开打,后方山上冲下张家兄弟数人断我后路。战况惨烈,我与亵渎两根甘蔗杆突围躲到油菜田逃过此劫。据说当天韩家兄弟都被按到边沟,淋了尿雨。

59:除了打架这个体育项目,我们幼时还喜欢在墙上画裸体涂鸦,或者偷人的火砖搞建筑工程。平子是天生的建筑师,曾和柴子合力起了一栋高四尺的五层假屋。造成后平子哥表示楼太高梯间太大,又用树棍和烟盒做了个垂直上下的装置。多年后柴子上学有幸见到电梯,当场激动,操,这不就是平子造的楼梯么?

60:韩家有个水坑,长三尺余内积污水。众人都在此跳远,唯恐落到坑里,很刺激很嗨。蹦累了站成一排比赛看谁尿得远,兴奎哥路过对着我们笑而不语,一掌推开韩信,掏出JJ翻开包皮,一根细长尿柱冲过长坑,拉来皮尺一量,两米六。多年后柴子考体育,起跳前想起兴奎哥,骐骥一跃,两米六一,达标!

标签: 柴子 记忆

6 Responses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51-60]”

  1. 熟男 says:

    54:1981年,我妈生我哥,名亮,因难产缺氧,自幼体弱多病。次2年,同月同日同时辰柴子出世,而前一日奶奶去世。当时我大舅神神叨叨的掐算了一遍,给我取了一个女名,叫兴慧,以求两子平安。再过两年,同月同日同时辰,我哥亮走了。很邪很诡异,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
    忒假
    60:韩家有个水坑,长三尺余内积污水。众人都在此跳远,唯恐落到坑里,很刺激很嗨。蹦累了站成一排比赛看谁尿得远,兴奎哥路过对着我们笑而不语,一掌推开韩信,掏出JJ翻开包皮,一根细长尿柱冲过长坑,拉来皮尺一量,两米六。多年后柴子考体育,起跳前想起兴奎哥,骐骥一跃,两米六一,达标!
    两米六一。。。
    忒假。。。

    [回复]

    柴子 回复:

    嘿嘿,看帖的有我表姐她们。。编的没法通过。这个是真事儿 :mrgreen:

    [回复]

  2. 魅颜 says:

    那猫可惜吃了药老鼠死了。。。

    [回复]

    柴子 回复:

    😳 那是一个悲剧。。那猫儿忒有个性…

    [回复]

  3. 54:1981年,我妈生我哥,名亮,因难产缺氧,自幼体弱多病。次2年,同月同日同时辰柴子出世,而前一日奶奶去世。当时我大舅神神叨叨的掐算了一遍,给我取了一个女名,叫兴慧,以求两子平安。再过两年,同月同日同时辰,我哥亮走了。很邪很诡异,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

    是我姐姐的一辈子抹不去的阴影 🙁

    [回复]

    柴子 回复:

    幺姨今天很有空哇~ – -! 俊霖呢?有没有他的新照片?发几张来 😀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