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31-40]

12.06.2010 · Posted in 文字

31:老屋旁边有一座桥,叫和气桥。桥下有沟,名和气沟,据人远足考证乃源自我外公老屋旁边的大沟。沟里盛产螃蟹、土鱼、邦邦、癞可包、小蚂蟥。数十年后柴子与小华子在桥上放纸降落伞,看到桥下沟里爬出一条大蛇,长两米有余,浑身黝黑,缓缓而行,施施然下河去了。

32:村里人人恨蛇,原因已久不可考。上自老叟下至幼儿,几乎人人都会打蛇,用棍,用叉,甚或徒手。把蛇打死之后,都要狠狠砸烂蛇头或者干脆割掉扔到一边,据说若不如此,蛇是会死而复生的。柴子在多年以后苦苦思索过,大致是因为村民看到蛇死之后,蛇尾巴还在颤动的缘故吧。

33:和气沟往上游走,是大片茂密深山,叫黑湾,有很多野生动物常年驻扎在内,野猪、獐子、麂子、白咪子、野鸡、野兔等等。我爷爷时常邀人上山打猎,放几条猎狗上山追撵,众人持枪在后方围堵。我爷爷到底是当兵出身,一手老山铳也能玩的出神入化弹无虚发,村里每次围猎必然要叫上爷爷去压阵。

34:我幺爹当时年幼,爷爷不给颁发持枪证,此为我幺爹年幼时第一憾事。后来幺爹剑走偏锋,终于发现另外一种狩猎利器:铁猫子『一种铁夹子,开时满圈,闭为一线,内有利齿』,于是满山遍野的放。野兽出没的地方放,野兽不走的大路上也放。夹过不少猎狗和上山砍柴的村民,时为我村一害。

35:三爹后来去邻村做了上门女婿,不日后分家两口子分开独过,当时家族里众人都去帮忙起房子。某日黄昏,元幺佬和父亲几兄弟收工后回家,大爹等人唆使幺爹去路边草丛拉屎,然后在扁担上薄薄涂上一层软黄金。事毕,把扁担让给元幺佬乐呵呵的挑着回家去鸟。。。

36:元幺佬是个酒麻木。一日酒后和亲哥哥孝幺佬大吵起来,元幺佬酒后脑筋迟钝,抵不上孝幺佬有理有据的讨伐,词穷大怒“狗日的,我通你妈!”孝幺佬被骂得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元幺佬得意的爬上屋顶,高呼“老子通你妈呀…”村民围观,孝幺佬愤而下田。元幺佬酒醒后发现酿成人伦悲剧,追悔莫及。

37:向家凳有个黄佬佬,脾性刚烈无人能及。时逢大旱,要走六里多路去山脚下挑水。半路上水桶晃晃荡荡洒在裤上,黄佬佬怒不可遏,抽出扁担对着木桶一顿好打,泄愤后提着扁担回家鸟,颇有张飞倒提丈八蛇矛的风采。翌日黄佬佬满村乱窜,四处找人箍不洒水的木桶。

38:韩婆婆自上回嘻哈大胜后,小媳妇自知不敌,分家后自觉绕着走。韩婆婆一身骂功无处施展,就拿韩老练手过瘾。韩老生得一幅好脾气,常年呵呵就打发了。后来韩佬佬受不了了,用断掉的鼎锅把磨了一把飞刀,没事就往门板上甩,歘歘歘入木三分,从此韩婆婆彻底消停了!我村骂坛自此憾失一员悍将!

39:韩佬佬大儿子韩伍,在我村兼职弹棉花。嘣喳蹦嚓蹦嚓,遇到烂棉团就强劲猛弹,颇有摇滚电吉他的风范,在我村地下音乐届很有地位,十余年后被柴子引为吉他启蒙导师。后来柴子去姨妈家玩,时逢大姨父弹棉花,温文尔雅声调柔和,柴子顿时内流满面,原来大姨父玩的比韩伍高级多了,这是贝斯!

40:我爸妈高中毕业后双双在村里当民办教师,没几年,我爸愤而离职,皆因讨厌大队里没事开会,学校里没事就写计划神马的。辞职之后在家务农几年,后贩茶,继而跑车。我妈则做了一辈子党员教师。十数年后柴子思想激进,没事就在家大放反动厥词,我妈丝毫不以为忤,微微一笑道,这是遗传。

PS:2010-12-07 15:40更正,第36节不是高幺佬应该是孝幺佬,高幺佬和我爷爷是亲兄弟,元幺佬和孝幺佬是亲兄弟。笔误。。。

标签: 柴子 记忆

3 Responses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31-40]”

  1. […] This post was mentioned on Twitter by peony.zhou(past), 柴子. 柴子 said: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31-40] 博客整理版 http://goo.gl/GqlgO […]

  2. 魅颜 says:

    难怪你会玩我爹的槌。。

    [回复]

    柴子 回复:

    那不是槌,那是乐器,那是乐器!!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