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1-20]

12.05.2010 · Posted in 文字

11:退伍归田后,爷爷在农闲之余做了份专业对口的兼职,杀猪!沉默不语,手一抖直抵咽喉,一刀毙命从不补刀!周围按着猪的汉子们都心惊胆颤。多年以后看电视里放武侠片,那群当年汉子现在老汉大呼,对对,就是那股杀气!后来我村那个总需补刀的杀猪匠改行吹唢呐去了。

12:我爷爷脾性刚烈而不失敦厚,历经杀伐然不弃温良。据大爹回忆年幼时,某深夜猪圈里鸡叫,爷爷披衣下床悄然摸到屋后,拿起土铳直抵来人后脑,原来是河对岸老黄,于是拉进屋来吩咐奶奶杀鸡温酒,两人对饮半夜,老黄大醉而去。翌日晨起,大爹问那人是谁,爷爷淡淡骂到“通他妈来偷鸡子的”

13:韩家长女上山打柴,失足摔死,举家悲戚。此后数月,韩婆婆总梦见女儿大哭,于是请贾老做法。时寒冬腊月,贾老用苞谷籽诱捕老母鸡杀了,开坛做法,到下阴时浑身乱颤,不慎跌入门口老水井,染风寒大病月余。但此后韩婆婆不再做梦,欣然又借了只鸡去答谢,贾老从此步入神坛,人称贾神仙。

14:大爹结婚了,但没分家还是大家庭住在一起,据说当初生活艰苦,家徒四壁,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我奶奶缝的那件衣服[不是棉布,面料不考],晚上一脱就噼里啪啦闪静电,相当拉轰!柴子臆想一下当年,大爹每天最幸福的事可能就是晚上在大妈面前脱衣服。[大妈上月过世,在此哀悼,下文讲说说大妈]

15:我大妈生心兰大姐没几天,我奶奶生幺爹,前后不过数日。当时还在学大寨挣工分,奶奶不及坐月子就继续下地。留下我大妈在家带孩子,双手环抱,左腿是女儿右腿是小叔子,一边奶一个。数年后广播里放样板戏,唱到长嫂如母我幺爹欣然狂顶支持!然后幸然一叹,幸好是一男一女不然抱混就亏大了。

16:当年小学是五年制,我老妈创造了本村第一个传奇。从一年级上学期开始读书,然后直接跳级读二年级下学期,接着三年级上学期读完之后,继续跳级到四年级下学期,最后一年老师不干了,只好读完毕业班一年,三年完成了小学五年制,并且每年第一名。

17:和老妈同年的还有一个牛人林开富,形销骨立弱不禁风,以至于我村村民一直诬陷他抽大烟。此人也是求学奇才:第一年他读一年级,第二年他读一年级,第三年他读一年级,第四年……一直读完七个一年级,最后家人和学校强行要求升级,此君大怒,弃学归田。后数年,婚三次离三次,膝下无子。

18:我村盛产蛤蟆,细分三种:背皮棕黑无凸点的叫邦邦,山涧溪流多见,大约是田鸡;背皮棕黑有凸点的叫做癞可包,每逢雨后满屋乱窜,即癞蛤蟆;背皮青绿肚白叫做克马子,多生在水田和泥鳅鳝鱼为伍,就是青蛙。

19:对于癞可包,我村向来是敬而远之的,不仅是外表恶心,主要惧其异毒。我大舅年轻时嗜好野味,去山涧捉邦邦结果误捕了癞可包,食后毒发,在家里一蹦一蹦”被蛙跳”。据我幺舅回忆,大舅当时弹跳力惊人,蹦起来头顶楼板,相当厉害。后来我大姨父也误食了在家蹦过一次。。

20:老爸老妈是初中同学,当时课程相当充实有趣。上午编山歌,歌颂共产主义社会新生活;中午练珠算会计,为将来社会主义计算做贡献;下午是身体锻炼,上半年去学校田地劳动,下半年去荒山背石头盖楼舍。当时的学生个个都有主人翁精神,谁都可以说这学校是老子一砖一瓦垒起来的。

标签: 柴子 记忆

11 Responses to “柴子记忆里的那些事那些人[11-20]”

  1. 癞可包就是癞蛤蟆,哈哈 🙂

    [回复]

    柴子 回复:

    :mrgreen:

    [回复]

  2. 魅颜 says:

    现在爷爷杀猪的那霸气历历在目。。。 😛

    [回复]

    柴子 回复:

    那是。。曾经我们大队另外一个杀猪的,一刀下去,猪不叫了,众人撒手散去抬装满开水的幺盆,猪猛然窜起,跑到上山做野猪去了。。 :mrgreen:

    [回复]

    stjzcm 回复:

    哇,这猪牛逼!

    [回复]

  3. 我的QQ522040147,诚信换链接。。。

    [回复]

    柴子 回复:

    抱歉,只和原创博客或朋友链接

    [回复]

  4. lili says:

    癞可包有这么毒?以前只是说它撒浆到脸上的话会长麻子

    [回复]

    柴子 回复:

    撒到手上还长瘊子的 :mrgreen:

    [回复]

  5. 弹跳惊人什么的,是夸张手法吧?

    [回复]

    柴子 回复:

    农村的楼板也不算很高,大约三米。我也未曾亲眼目睹,是我幺舅说了,应该是略有夸张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