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看花回

10.29.2010 · Posted in 文字

以前写的小说,那时候和媳妇儿热恋中
于是有个约定,虚拟自己和对方的故事,时间定在过去
无论离聚,无关悲喜,只求有趣
有趣的是,必须反串,我写女方,媳妇写男方
无花的来历自不必多说,倾城化自媳妇那时的QQ昵称『青橙』`o`
(2006-01-09 16:16:44)

屈指劳生百岁期。荣瘁相随。
利牵名惹逡巡过,奈两轮、玉走金飞。
红颜成白发,极品何为。
——柳永《看花回》

去年春天。杨柳垂。小河岸。
无花要走了,白色袈裟,小舟荡晚。
无花执着我的手说,一别经年,当青灯古卷,永生不见,不离不弃。
我没有回头,因为始终是明白,时间流走,事物都将淡忘
所遗留下来的,只是我,在桥头送别、留恋、踯躅。

我叫倾城,没有姓,象我这种的女子,是不可能有姓的。
当然,这不是我真正的名字,姐妹们都叫我夭红。
京城无颜色,夭红驻青楼。说的就是我,我是青楼女子。
京城里面身价最高的清倌人。

三年前,京城元宵,红儿在屏风里面弄着琵琶轻吟浅唱。
我和妈妈慢慢饮酒,三更夜。
飘散露华清风紧。动翠幕,晓寒犹嫩,中酒残妆整顿。聚两眉离恨。
红儿轻轻啜泣起来,扑到我怀里,说,姐姐,元宵夜,这么长么?

我知道,她在想念那个柳生的试子了
只是她不明白,象我们这种人,是不能拥有爱情的,
纵是那柳生,一见倾心,也是不能带入门第,因为我们会辱没门庭。
这些赢得青楼薄幸名的男人,不能太过相信。

妈妈轻轻的掩了门,着一婢女焚了香炉。
檀香点点,轻散,氤氲。
我知道,她亦会叹息,但无能为力。
我和红儿是楼里的清倌人,十六年来,守身如玉。
我们可以随时离开,没有人可以挽留
只是,除了妈妈这里,我们又能去哪里呢。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幸,但我自觉幸福
有妈妈可以依偎,有红儿可以倾诉。
身在欢场,看惯了风花雪月,或是离别情长。
但终究是散淡了,什么也没有。

楼下传来吵闹声,一个男人的歌声激昂。
儿须成名酒须醉,醉后吐露是真言。
拔开窗帘看下去,我看见一个男人
青楼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男人,但是我只看得见这一个。
一个光着头的男人,穿着白色袈裟,执着酒壶,放声高歌的男人。
我看着他的胡子被酒水润湿,象极了眉毛。

妈妈走过去,道了万福,无花公子,你醉了。
无花。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
那男人淡淡的笑着,世人醉,我亦得醉;世人醒,我亦还醉。
说罢放下酒壶,转身伸出手指,指着楼上说,“夭红小姐,下来一醉何妨?”

那一夜,我和他对酒畅饮,琴棋书画,天上人间,无所不谈
但是唯独的,他没有说他自己
怎么做了和尚,却不摈除一切欲念。
他不说,我亦是不问,高兴处,他打了拍子,我婉转而唱。
因为我知道,欢乐无多时,至于以后,不闻不问也罢。

天明的时候
无花告诉我,他得走了
他说我是世间最为聪慧的女子,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走
去看华山上,有一种红色的小花,象极了我。
我笑了,画上一朵梅花,上楼去了。
无花说,记得,我叫无花。

无花,我想我可以知道
这个叫无花的男子,为什么起了这样的名字
世无芳草,自比无花。
我看见他的时候,始终可以闻到那种罂粟花般的香味
淡漠而浓烈,不可释怀的隐喻。
我知道,可能我会终其一生,都会用来想念这个叫做无花的男子。
但终无结果。

时间流水,慢慢静走。又过去了一年。
我和妈妈去清禅观还愿,在道观里面,有一株极老的古树
妈妈告诉我说,我就是在这里被她拾得,因此每年正月,要来这里参拜感恩。
适逢梅花盛开,嫣红点点。
我记得从前,红儿总会挨着妈妈的骂,去摘上几枝
只是上个月,她已经嫁了人,楼下的花匠,虽然比不得那个柳生
只是他很爱她,她亦是欢喜。

清禅上人出门而迎,笑道
我这里还有一个贵客,我给你们引见一番。
转低阁,庭院里面一个白色的背影做在几边,自不抬头
笑着说,上人,来了什么贵人,连棋也不下了。
转身,我看着他嘴边的眉毛,笑了。他执着棋子,看着我,眼睛里竟是笑意。

上人和妈妈什么时候走的,我自是不知
我只记得,无花说,华山上有种小花,象极了我。
无花说,其实他不是和尚,但是他注定要做和尚,这是宿命,不可违抗。
我不理解,但是我相信。

从那天起,我离开了妈妈,我在清禅观里面留下字条
感谢妈妈养育之恩,但我要离开,跟着这个男人,海角天涯。
时间不曾丢下我,是他,要带我走。
我不害怕,我很爱他。

我和无花在一起,游历了千山万水
钱塘的潮水声里,他给我说起一个个古老的神话
只是,故事里面的人都是和尚,他们在信仰的桎梏里,追寻着世代逍遥。
在泰山,他对着落日,告诉我说,在天的南方,是有着他的故土的。
我们还去过东海边,那里有他的朋友,一个同样潇洒的男人
他说他自己是强盗,我知道,那应该是江湖上有名的楚留香。

那天,我们泛舟于海上,明月升起的时候
我问他,他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微微的笑着,举着酒杯,吟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我知道,他自是不愿细说,罢了,不问也是。
只要守得此时静好,那管以后呢。

香帅问无花,这个女子,叫什么呢。
无花淡然一笑,往桌上着一子先行,说,倾城。
喔,倾城,我知道,从我们自清禅观离开的那个时候,世上已经没有了夭红这个人了
只有倾城,随了无花,浪迹天涯,不怨不悔。
香帅沉吟片刻,说,下个月,应该是百花盛开了吧。
无花的手突然就抖落了一下,数粒白子洒落桌下
随即他又拣起,是的。下个月。

翌日,无花偕我与香帅告别。
他们饮了很多的酒,无花醉了,高声而歌,儿须成名酒须醉,醉后吐露是真言。
我扶着他,上了小舟。
临别时,香帅忽然叫住我,片刻后,叹息一声,又去了。
我其实知道,我和无花,以后可能很难在一起了
但是他不说,我也不问,如果可以,他自是不会弃我而去
我相信。

无花醒来的时候,问我,倾城
你还记得,我说过,华山上,有种小花,象极了你。
我说,我记得。
那你愿意去和我一起看么。
恩。

华山之巅
他忽然执了我的手,一年来,他都没有碰过我
我没有抽手,任他握着,我知道他有话说
漫山的青绿树林,郁郁葱葱。但是一朵花也没有。
无花执了我的手,语声平静,倾城,你知道么,其实华山,本来是没有花的。
但是今天,有了一朵,叫倾城。
永远盛开,我亦会一生记得。

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笃定的看着他的脸
那道象极了眉毛的胡子,我有预感,我要开始记得了。
我不愿意以后会忘记。很多年以后,我要依然记得,这个叫无花的男人,和华山的花朵
从这一天开始,一朵叫倾城的花盛开,永不凋谢
活着记忆里。

无花先下了山,我让他先走,我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来
带着大红的轿子,迎我回家。
我没有问他要去哪里,因为我知道
不管多远,我会看见,纵是世界尽头,也是无花。

这一去就是二十年。
华山的树叶调了又落,隔十年,会有很多人来华山论剑
我远远的看着,香帅在一边告诉我说
其实他们只有两个人,一个叫名,一个叫利。
不是,其实,我只知道一个人,叫做无花。
香帅于是饮酒,每年,香帅都会来这里,陪我饮酒,但是他从来不提无花的消息
我知道,不需要他说,总有一天,他自是会来。

秋尽
叶翦红绡,砌菊遗金粉。
忽然就想起红儿来
我听香帅说,在我离开的第三个年头,红儿真正离开了。
我没有难过,我知道,我们本就不应属于这世间
我们是女子,却执着相信爱情,情厚浓烈,红儿飞蛾扑火,自是不能承受
那我可以吗。

倾城,你真是枉为无花眼中的世间最聪慧女子
你可知道,你参破世事,却是不能抛离自己。
你知道爱情,亦是懂得,却依然执着相守,等到红颜老去,死不相弃。
值得么。
我淡然一笑。其实二十年来,芳华不再,我只是维持了一个等待的姿态。

从一开始,无花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走
我矜持了,白白浪费了一年,人生苦短,经不起恒久忍耐。
我用了一年的时候,和他一起,游尽世间。
他什么也没有给我,但是一直陪着我,日日开心。亦是足够。
他不曾说过,他爱我,但是我知道,我很爱他。

闲来无事,我凭着记忆,学会了无花曾经跳过的各种舞蹈。
还有那些诗词,他的画,他喝酒的样子。
他说过,在天的南方,是有着他的故土的
南方。

路途遥远,大理皇都近在眼前。
我随着百姓拥入城内,熙熙攘攘。
忽然,道路分开,我看见大队的兵马,沿着道路站立
中间慢慢出先一行人,走在前面的是大理的王
万众跪倒,王笑着说平身。
我站着,看见人群中的王
那道象极了眉毛的胡子…

转身离开。
尘世喧杂,我听不清。
万色纷乱,我看不清。
我只是记得,那道象极了眉毛的胡子。
但是我不再记得,他是无花
还是大理的王?

时间静静流走,华山的树叶绿了又黄
香帅年年依然过来,他知道我去了哪里,但是他不问,我自是不言。
彼此都是极其聪慧的人,他知道我明白,洞悉一切,却是心照不宣。
每年的冬天,我们都在华山之巅对着落日饮酒,有一个夜晚,他忽然抓了我的手
说,倾城,你知道,我们都在等待。
我怎会不懂得,只是心已死去,不愿相知。

我和香帅的婚礼在京城举行,
妈妈流着眼泪说,夭红,那日你离开,我如此难过,后来红儿也走了,我便如死了一般。
我知道,妈妈,相信我,我不会再离开了。
席间来了很多人,但是我都不认识,很多人喝酒,但是很少有人高歌
我知道,香帅的地位,容不得有人放肆
都知道他的新婚妻子,是喜欢清静的。

婚后,香帅对我呵护备置,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孩子。
我很愧疚,香帅说,倾城,我只愿意,和你一起,相伴到老,亦是足够。
其他,再去奢求,那已经是妄想了。
我淡淡的笑着,这个同样痴情的男人,等了那么多年
我却是,什么也给不了他。
一如无花对我。罢了。

很多年就这么过去了,寒暑交替
燕子飞去来回,冬了又夏,花开花落。
我们都很有默契,不再提起那个人,只是每次和香帅对弈的时候,他都会坚持着用黑子
我知道,他也是不能忘记他的老朋友的。
世间很多事,无心淡忘,无心记起,只是习惯而已。
至于那个人那些事,已经不再重要了。

清禅上人派徒弟前来,约我们去下棋赏花
这个老道人,唯一的贪念竟是几颗棋子,几株兰花。
兰花开了,清禅上人笑着说,香帅,我的几株仙子,终是比将不过贵夫人。
我和香帅浅浅的笑了,我挽着他的臂弯,安然依靠。
白子先行。上人输了。
再行,第七十四手,上人再败北。

香帅扶掌而笑,上人这些年,不曾长进么。
清禅上人清叹一声,唉,这些年来,我约花和尚来,总是推却。
香帅握紧我的手,看着我,眼睛里面尽是柔软
我会意一笑,缓缓道
想必是舍不得那后宫佳丽三千,不愿前来吧

回到家里,我耳边依然响着清禅上人说的那几句话。
当时我说无花想必是舍不得那后宫三千吧
香帅和上人一起愕然后笑,青灯古庙,哪里来的后宫三千。
我笑着说,大理的王,没有三千佳丽,几百个总是有的罢。
上人大笑着说,大理故王生有二子,长子继承皇位,次子出家做和尚,祖宗的规矩
倒是可惜了无花,不能和我一起住这道观了。

原来….原来,我看见的是无花的哥哥
大理的王,笑着说,平身。
那日在清禅观,无花说
其实他不是和尚,但是他注定要做和尚,这是宿命,不可违抗
我现在终于明白。

儿须成名酒须醉,酒后吐露是真言
再次坐在华山之巅,我终于明白了当日无花执着我的手,心里是多么凄苦。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一直以来,他连我的手都不曾碰过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要叫我倾城,却告诉我说这里有花象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不曾说爱我。

那夜,在山顶,我做了个梦。
杨柳垂。小河岸。
无花要走了,白色袈裟,小舟荡晚。
无花执着我的手说,一别经年,当青灯古卷,永生不见,不离不弃。
我没有回答
终是无甚言语好说。

标签: 无花

One Response to “看花回”

  1. tawny2008 says:

    kao,挺有趣的构想嘛,我也用来骗MM去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