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三号

08.07.2014 · Posted in 文字

“肥柴”。

我拎着满满的垃圾袋走出巷口,站在街对面的男人抬头向我打招呼。阳光从他的背后照过来,我眯着眼睛看不清他的脸。

“你是”?我随手把口袋扔到他身旁的垃圾箱,问道。知道我网名叫柴子的人极少,知道我网名这个变种的人就更少了。一定是亵渎这犊子的朋友,这外号是他歪曲出来的,妈的。

“你好,我是丁一”。我还叫Q2呢,初次见面,我维持着必要的礼貌微笑腹诽道。“找我什么事?”“没什么,聊聊可以吗?”他掏出烟来散给我。我没接,从兜里自己掏出点上,这真是一个无聊的人。

他看出我的不满,笑了下,看着我手里的烟,说“你抽烟有个无法抑制的习惯,喜欢弹烟灰”,有点意思,不仅仅是无聊,这哥们似乎有病。“你喜欢弹烟灰是因为高三时在宿舍抽烟,烟灰落在床上差点引起火灾。”算他蒙对了吧,我点点头,饶有兴趣的看他表演。

“抽完一支烟你会弹七次烟灰,烟嘴上的字你喜欢朝下。”我悄悄把手里的烟换到左手扣着,若无其事的说,“很有趣,你继续。”他嘴角不怀好意的翘起,看着我的手,笑起来有嘲弄的意味,“你抽的第一支烟是高中时同学给的金鳄,小卖部里卖两毛钱一支,你最喜欢的是黄鹤楼和老精白沙,抽到不习惯的烟会口干,嘴唇发麻。”嗯,应该就是亵渎的朋友,抽烟的这些习惯平时聊天时常说。作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见面就聊香烟,这算是很烂的开场白吧。他想聊什么?

“说说你还知道什么,这些还不够让我感兴趣,你找我不会是想来交流香烟吧。”

“你右乳上有一颗黑痣,一直想在左臂上文个蝎子,指法不标准却打字飞快,后脑勺摔过三次,有两次是因为小学时调皮从二楼掉下来,至今还有个7字型的伤疤。”我脸色变了,文身的事亵渎绝对不知道。他看到我的惊讶,有些得意,“你喜欢上第一个姑娘在小学四年级,最喜欢的数字是三,26这个数字对你而言有很特别的意义,第一个QQ号码送给了肥龙,最喜欢打CS却一直无法战胜505,洗澡时习惯先用左脚试水温,开车的时候总喜欢悄悄悬空右脚跟转脚腕,你一直对陈晨心怀愧疚,你曾经去过邢台找…”

“够了!”我不得不打断他,“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他说的很多东西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有些事情和我再亲密的人也无法注意到,就算是我老婆也不会记得我洗澡时的左脚。如果现在谁在我脑袋上打一棒,我毫不怀疑这个丁一会马上掏出一把枪,对着我喊FBI或者CIA,但问题是就算是CIA,他不可能知道我开车时的那点恶趣味,也不可能知道陈晨,更别提……

“你看不出来我到底是谁么?”他转过来看着我说,阳光洒在他的脸上,直到此时,我才真正看清楚他的脸。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还有下巴上的痣,谈不上英俊,也不算丑陋,就像路人甲,你不会一眼就喜欢,也不会看着就讨厌。忽然,我感觉像是脑袋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棒,我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盯在他脸上,是的,我看着这个人,就像早晨刷牙时抬头看到镜子,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知道你想打我一下试试,看会不会击空或者穿透过去,但我要提醒你,打我,你也是会痛的。”他的笑容很让人讨厌,有点挑衅的味道。他举起手来挥了一下,然后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我感到左臂传来一阵剧痛。我松开拳头,掏出一只烟。很明显,这个人看起来是我,并且和我感觉同步,那他前面所说的那些话,关于我的那些事… 废话,他怎么知道那些事,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尽量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把烟点上,深吸了一口,努力的微笑了一下,问他“告诉我,你来到地球有什么目的?”“哈哈,不要伪装,我知道你的想法,你现在想的是该怎么办,我知道你想杀了我,其实这并没有必要。”他后退了一步,果然很了解我,对我来说,他是谁并不重要,看过这么多年科幻和恐怖小说电影的我,根本无所谓这种复制人的噱头,对这种威胁到我生活甚至生命的人,我只有一个选择,杀了他,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尸体处理的办法,当然并不排除他没有实体,直接烟消云散。

“我是你,你也是我,这对柴子这个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改变,你现在的困惑只是因为你看到了我而已。事实上,其他人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你…我们,属于一个特例。”我眯着眼睛,盯着他的手。他脸上忽然泛起一丝悲伤,“也许是程序的bug,三年前,也是这种情况,他们尝试过修复,但是调试结果并不理想。其实我也很不想和你见面,毕竟我们是同一个人,你的困惑也会让我感到不安,甚至,不快。”

“程序?bug?调试?你不如直接告诉我,你是我灵魂的一窍好了。”我开着蹩脚的玩笑,前进迈了一步,他像是洞悉了我的想法,直接伸出手来,推向我的胸口,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指尖、手掌、手腕、手臂,直接穿过我的身体,我惊恐的发现,他说得对,我没必要杀了他,事实上,我也没法杀了他……

“灵魂、肉体,其实你也一直思考过这个问题,这只是一个代号,叫什么都可以,和本体、分身并没有区别”,他拿过我手里的烟,吸了一口,“事实上,或者说从逻辑上来讲,你才是丁一,你刚才也应该发现了,能被穿透的是你而不是我,你,没有实体,我来找你,其实是你来找我。一切都很奇怪,就像三年前一样,出现了本来应该不存在的相遇,但这一次你接触了更多。”他笑了一下,“甚至这一次,你还想着杀了我。”

他再一次的提到了三年前,我记得三年前是2011年,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但我从来不记得有这么诡异的场景。我的脸色估计很差,他看着我的目光充满了怜悯,“你肯定不记得,那一次,你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我感到头一阵剧痛,各种记忆纷至沓来,就像洪水一样把我淹没,我好像看到很多片段,但什么都看不清楚,我看到他走上前来,就站在我刚才的位置,我觉得整个人变得很轻。我自嘲道,我这时候是不是应该要看见一道白光,然后看到一黑一白两个无常,或者是一个头顶有环长着翅膀的天使,事实上,什么也没有。我觉得很轻,很清,无法形容……

我就这么消失了么?我到底是谁?

我忽然听到一阵铃声,然后觉得身体很重很累,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我抬起手来,掐了一下自己,很疼,转头看见老婆坐在梳妆台前,“醒了,我得走了,今天单位开会,我得提前去准备资料。”她绕过来,弯下腰,拍拍我的脸。“你睡得一身大汗,做噩梦了么,洗个澡再去上班吧。对了,把厨房的垃圾带出去扔了。”她说完,匆匆的拎起包,出门而去。

居然有这么奇怪的梦,不过创意还是蛮不错,分身还是克隆,没准还是机器人,并且有使用年限,年限也许是三年,期满后需要替换,这要是写下来作为一个故事一定很有趣,嗯,还有点诡异。我伸了个懒腰,起床走到卫生间。刷牙的时候看了看镜子,不过这张脸一点都不路人,看起来还是蛮帅的,哈哈,我深深为自己的无耻而自豪。

我拎着满满的垃圾袋走出巷口,街对面站着一个男人,阳光从他的背后照过来,我眯着眼睛看不清他的脸。他向我打招呼。

“肥柴。”

……

标签: 噩梦 柴子

4 Responses to “三号”

  1. 匿名 says:

    啊哈。没看懂额……呵呵。just a dream?

    [回复]

    柴子 回复:

    本来是梦,但第二天变成了现实。。。

    [回复]

  2. dakan says:

    想到了「土拨鼠日」「12:01」「危机边缘?」「月球」

    [回复]

    柴子 回复:

    顿时觉得高大上了许多……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