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记得.三年

02.10.2012 · Posted in 文字

前言:成稿于2006年04月16日晚,现在看来,行文生涩,无病呻吟。模仿安妮宝贝的字句太多,和我现在嬉笑怒骂的痞风相去甚远,斧凿痕迹太重,往往是 为了表达而表达,故事只能停滞于留白。不过敝帚自珍,权当是晒手稿吧。

·
如果你会娶我,我可以一直等你,不再交任何男朋友。
他说,可以啊,我娶你,淡然笃定。
她忽然就大声的笑起来,放肆无忌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
他始终不能肯定,那一刻是否真实。
这些年以来,她身边,始终都是有人在左右。
·
他常常会很长时间看不到她.
然后忽然某个夜晚,她会悄然上线,偶有交谈和争吵,最后终无言语。
那些夜晚,对着电脑屏幕头痛欲裂。
冗长的失眠和绝望反复纠缠,他感到生命毫无意义。
·
他似乎又看见她在从门口走进来,然后转过身换衣服,叫他不要偷看。
调皮的笑声,一头垂直而飞扬的头发,飘起落下。
他看着她的背影,他知道,这一次,他们依然是难以说服对方。
总会有争执,觉得对方或者是自己的不可信任。
·
为什么在爱着的时候,内心还是孤独的。
即使做爱的时候,他会找很多的话来说,碎碎念叨,直到被吻堵住嘴。
他很清醒的明白,他亦只是在企图掩盖内心。
强烈的激情和放纵,让他觉得格外沉重。
身体的依恋直接而强烈,于是显得更加冷漠。
如人所说,做爱的本质原来是伤感的。
·
她离开他两年,然后回来,再离开,然后再回来。
她说她爱他,她不再爱他,她依然爱她。
她没有男友,交新男友,再分手。
她始终是在行走,他看不清楚她的背影,只知道渐行渐远。
·
彼此很少打电话追问对方行踪。
给自己和别人足够的空间,为了自由,源于爱,或者是不爱。
他不记得她用什么香水,喜欢什么颜色。
他甚至不曾了解过他,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能确认彼此,知道彼此是爱着。
下了床,忽然就觉得陌生。
·
三年前,酒醉后他们第一次做爱
恍惚中,他觉得似乎走进一个茂盛繁密的花园,有浓香,但是没有光明。
无边无际的黑暗。
后来断断续续的约会。
她在江边,躺在他的怀里,忽然就笑了,我们这样是在偷情吗。
就象被击中一般,他第一次开始觉得无话可说。
·
那天晚上,他告诉她。
那段时间,他痛苦得几近于盲。
不能清楚自己内心,总是感到绝望,很多夜晚,他甚至想过自杀。
在卫生间里面对着手机哭泣。
亲爱的,那时候你又在哪里。
她用嘴盖住他的眼睛,没有吻到泪水。
·
时间过得太慢,以至于彼此都走得太远。
累了。但是回头,他们都看不到对方,甚至于,他们已经开始不再看到自己。
三年,他没有带她出现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过,她也不曾宣布他的存在。
两个人在一起做的最多的就是做爱和争吵。
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找到彼此的方式。
·
有次临走前,她送了一个玻璃的老鼠给他。
晶莹剔透的玻璃里面,丝状的线绕成一只老鼠,一如她站在眼前却无法触摸。
后来搬家,丢失了。
她,属鼠。他,属猪。

5 Responses to “记得.三年”

  1. 柴子蛋疼文,哈哈!

    [回复]

    柴子 回复:

    – -# 确实很蛋疼

    [回复]

    天毅 回复:

    月经文……

    [回复]

  2. 穆斯 says:

    愣是没看懂……

    [回复]

  3. 路过 学些了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