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我这不可救药的二逼混蛋

12.24.2011 · Posted in 文字

我打小就不是个好东西,爱撒谎爱做坏事哪怕是损人不利己,学校收书本费,我跟家里多要几块,吃肉串儿喝汽水;打饭排队时揪前面丫头辫子摸她一把,然 后一脸鄙夷的望着旁边兄弟;在宿舍拿起别人热水瓶,使脆劲儿往地上一杵,一壳子内胆全碎掉;买来爆竹炸校厕所粪坑,溅对面女厕所姑娘们一屁股屎尿水;虐待 元幺佬家的小狗,扔水坑教它冬泳,尾巴上栓鞭炮教它玩极限跑酷;考试作弊,夹纸条带小抄,特别诚恳热情的给别人传错误答案;写检讨后老师让拿回家给家长签 字,我能模仿我爸笔迹写上恳请老师严加管教。

其实也是正经人家好儿女,从小就接受严格教育,五讲四美三热爱,立志做少年先锋队队员,有朝一 日红领巾挂在脖上衣锦还乡。曾经也有过伟大理想,做个牛逼闪闪的科学家,娶三个四个老婆,生一堆小科学家,一家人其乐融融,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人心都是 肉长的,撒一回谎,做一次坏事,也羞愧,也彷徨,也内疚,也孤独无依,不到万不得已,谁能豁出去干这种下三滥为人不齿的龌龊勾当,且不说违背了被老师被学校普及的人生观价值观,光是撒谎吹牛逼时的那种时刻担心被戳穿的内心煎熬,小脸儿憋着不让它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师长透出无辜和诚恳,装得若无其事其实一捏手心就发现全是冷汗。每当我忆及这些不堪往事,也追悔,也不值。

但不得不承认,这很刺激,很爽,谁都无法拒绝。每次撒谎时脑子里灵犀一闪,从人物到地点到细节一一勾画清晰必现;和人对质时血脉泵张心跳加速还能口若悬河,语气真挚情深意切;使坏时预测每一步对方判断,安排妥当每个环节务必让人踏入陷阱。那种感觉如同化身孔明诸葛亮,多智而近妖,一次次孤身一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享受智商上的优越感让人沉溺不可自拔。蹦极嗑药群P算什么,这种精神上的超级愉悦无可匹敌。其实这世界上最刺激都跟撒谎使坏有关,比如博弈、军事、政治……人人趋之若鹜唯恐不及。

罗素说,人生而无知,但并不愚蠢,使他们变傻逼的恰是教育(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我就是吃了教育的亏,从小看思想品德,然后自身对照,那种灵魂上的彷徨无依和自我羞愧让我几乎觉得生无可恋,如同外行人看医书觉得浑身是病一般,对自己的人品产生深深的不自信,回家面对爸妈每次都欲言又止然后继续旁敲侧击,企图得到自己不是一个坏孩子的结论,然而每次都失望而归,绝望而去。上中学后学政治学历史,每次读到暴动和奸臣都兴奋都惶恐,尽管那年头还不流行穿越,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搁在那古老岁月肯定不是神马好东西。上大学开始看尼采看胡塞尔看黑格尔看弗洛伊德,这下更完蛋,开始对自己人格都彻底否定,我发现自己的“本我”超级强大,本能、冲动和欲望主宰一切,而遵循现实的“自我”则脆弱不堪一击,至于能指导自我、限制本我的“超我”人格则被压到最底,彻底依附于“本我”行事,这让我很崩溃,很羞辱,很自卑。当然悄悄的说,其实我很释然。

从小我就觉得心里住着两个小人儿,一个恶劣黑小人儿说操他妈我们把邓东推到茅坑里去吧,另外一个善良白小人儿就蹦出来阻止说不能做坏事,推到路边阴沟里去就行了。我不是天性凉薄下手狠辣的人,所以每次我都听善良白小人儿的话,甚至有时候还生出恻隐之心,专门挑一个没有积水的阴沟。每当我做出这种善良选择并付出义举的时候,我都感到骄傲和自豪,仿佛看到人格上的伟大正在光芒四射,抬头望望天空,我知道那必然有一道名为柴子的彩虹,横亘苍穹。时至如今,这种原始发自内心的自我感动,支撑着我生活到现在,丝毫不被那些傻逼教育而误导而抹杀。从多年的高等教育中,我只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王守仁的知行合一,我知,我行,绝不为千万而左右。

微博上有一个叫极品职员(jpzy)的朋友,每天在timeline里宣扬星座星象等封建迷信,我很不幸的看过很多关于我所在天蝎座的剖析,看到说天蝎天生性感的时候,我就微微一笑然后一脸严肃的正襟危坐,或者翘起二郎腿压住蠢蠢欲动渴望出来发表获奖感言的巨大小鸡鸡;看到说天蝎阴暗记仇的时候,脑子里顿时浮现起那年把邓东按在路边阴沟时,他愤怒的对着我和韩信吐了一口涎水,顿时恶从胆边生,恨不打一处来;看到说天蝎个性强悍而不妥协的时候,脑子里顺着刚才的回忆想起那年被邓东邓军按在路边阴沟,我愤怒的咬了俩人手腕,然后形势逆转,爬起身来持起板砖追了他们半个村,愤愤然回家半夜奇袭拍散了他们家的猪圈门;看到说天蝎座绝对意识和强烈欲望以及爱情俘虏的时候,我…… 不说了,这博客我媳妇儿还看呢。

前天和彪子聊天说晚上打罗马复兴吧,他愤慨的表示因为我的专注而毁了咱们一个业余爱好的时候,我害羞,我羞惭,我惭愧,我愧疚。想当初我从被任意一家灭团,然后愤而苦练,看攻略打电脑观摩高手视频,到后来能面对每个选手然后到后来一家出兵横扫其他三家,当然期间我还卑鄙无耻的写了些转移升级、自动复田和一键出兵的外挂,毫不避讳的说,这些外挂的帮助很大尽管用得不多。用彪子的话说,现在要打也是你一家对我们三四家,还有什么意思?这其实就是性格悲剧,个别混蛋总用竞技的标准来要求一切游戏即便仅仅是为了休闲娱乐,当年我打CS是这样,现在打罗马复兴也是这样。这就是混蛋的悲哀,那种装逼好胜的精神已经深入骨髓,就算去公共厕所尿一泡,也必须浇得比墙上的湿痕更高,当然,关于如何尿得更高我琢磨过很多高级技巧,曾经指导堂弟亵渎练过,后来他神功大成的时候,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可疑乱发,现场表演了一把尿贯云霄,气势如虹……

 

后记:昨晚做了一个小清新的梦,和同学翻过院墙,沿着小路走了一夜,青春年少,我爱谈天她爱笑,不记得说了些什么路过了什么,醒来只觉得笑声依然枕边缭绕。仔细回忆了一下,确然不是春梦,顿觉羞愧万分,这怎么对得起我这混蛋的操行啊。醒来感慨几句,写下如上文字,且做一个混蛋的剖析自省吧。写到这里觉得此举甚是二逼,欣然修改标题“我这不可救药的二逼混蛋” – -#

6 Responses to “我这不可救药的二逼混蛋”

  1. 绵羊 says:

    柴淫还是内心风骚无比,外表正人君子的小混蛋啊,能自己看出来,你就赢了。

    [回复]

    柴子 回复:

    拿自己开涮爽啊,不用担心被反击 – -#

    [回复]

  2. 柴子为我见过的最接近传统意义上文人的人:挥笔洒墨,骚淫毕露,百里可闻。

    [回复]

    柴子 回复:

    天毅为我见过的最接近传统意义上剑客的人:仗剑天涯,打滚撒泼,雌雄莫辩。

    [回复]

  3. 穆斯 says:

    还是你能写得出来- -+ 有这想法没这笔法~囧~

    [回复]

  4. 柴子V5~ 我是来给你宣传那啥事后先问题的。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