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梦里雪落

12.15.2011 · Posted in 文字

山东威海,和朋友到这来办事。几年前朋友说过他的老家就在这边,山势险峻一面沿海风景甚是不错。事情很顺利办完,琢磨着难得出来一次,索性玩个痛快,于是和朋友兵分两路,他回家处理剩下事情,我在这里玩上一个月再说。闲来无事每天登上山顶,看看日出,一年到头享受几天清闲时间。

我当时正站在山顶对着海面看下,其实从骨子里来论,我就是一个这种颇带文艺情怀的二逼青年。拍掉头上的,抖抖索索从兜里掏出一只烟点上,忽然听见背后有人说话的声音,转过去一看,从山腰上来一队人,七八个都穿黄色的衣服。估计是走错路的小旅游团或者遇到了忽悠导游社,我暗暗的想,朋友说过这边虽然风景不错,但搁在威海也就是个相当普通的村子,不可能会有人跑来这儿旅游。

那队人很快爬上山顶,然后开始喧闹拍照,我远远走到临海的那一边避开,结果还是有个男人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让我帮忙拍张合影,我扔掉烟头接过相机,忽然就呆住了,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人我认识,但我从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杨杉我举起相机,喊着一~二~三~~,那个男人伸出手,准备搭在杨杉肩上,她轻轻一抖肩膀然后向另一边踏出小半步,我忽然笑了,对着俩人背后的远山,给他拍一张难得的景图吧,我压抑不住心底的恶趣味想。

走上前去,递过相机,男人翻看图片的表情极为精彩。我对着杨杉笑了笑,说这位是?她笑起来,学校的同事。然后两个人都笑起来,我说我没想到你现在居然专心做老师了。很自然的两个人走到临海的那边,没有握手,更没有拥抱,像两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就站在边上看着天空落雪,静静飘到海里。我掏出烟点上,说,这一年来你还好吧。她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不错,你还好吧。呵呵,挺好的。然后两个人开始沉默。

雪飘飘悠悠,落在海上,我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终究作罢,两个人站在一起,静默不言。对于这一年多来的杨杉,我几近于无知,想去了解却不知道怎么去开口。她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不想说问了也是无用,我这么想。我掏出烟继续点上,她伸过手来要了一只,没有对话。临近悬崖的风很大,杨杉的头发被吹起,记忆中那一缕挑染的黄色已经变成乌黑,雪花从她的发间泄落,我转过头去,眼睛开始晕眩,看到天空的雪花以优美的姿势大片大片地飘过水面,决绝而静默,如同回忆。

时间过的很快,等我从往事中惊醒的时候,杨杉早已经离开,回头只看到一串浅浅的脚印,歪歪斜斜。回到朋友家里吃过午饭,鬼使神差一般又上山,走了另外一条路,不过依然是走向山顶 ,我不知道我是想继续碰见杨杉,还是想避开,或者是兼而有之 。雪很大,悬崖旁边是一段极其狭窄的小路,宽不过一尺,一边是悬崖一边是深渊。行至小路一半的时候忽然脚滑,我闭上眼睛,心里却是庆幸,就这样结束罢,也不错。我祈祷着最好能直接落入水里,这样比较好看,不至于摔在石上,血腥惨烈。

时间在那一刻开始模糊,然后感觉手被人抓住,我睁开眼就看见杨杉。手指间缠绕着熟悉的温柔,如同那一年,我们坐在车里,悄悄伸出手去紧紧相握。很快被拉上小路。杨杉说幸好我没有和同事走一条路,我笑了笑说原来你也是想避开的,对吧。沉默良久,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说,走吧。然后两人上山,她的同事早已经聚集在山顶。很快大家熟悉起来,于是约好一起再翻过山头,去那边的一个山洞,这是他们的目的地,那里有什么,我自然没问,也就跟着一路前行。

翻过山头,是一段极长的平路,有人牵来几匹马,大家临时分配,两人共乘一匹。我和杨杉被分到一组,队里领头的女人悄悄对着我笑着眨了眨眼睛,我恍然大悟,点头表示感激。骑在路上开始和杨杉搭话,两个人开始说起以前的那些人那些事,我感觉到她在背后挨得越来越紧。我叹了口气,说,这一年来我很想你。我已经知道什么叫在劫难逃,她说,然后从后面拥上来。时间和我们都走得很慢,我听到雪花从天空中落下来,盖在我们的身上,然后洒落一地。快到山洞的时候她轻轻说,晚上我要和你住一起,你先下山,我来找你。

下山后开好房间,给她打了电话,她说马上下山。天黑的很快,雪下了一天,完全没有要停的迹象。我站在阳台前,紧了紧衣服,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万家灯火。耳机里放的是我喜欢的蔡琴,淡淡地唱着。那一瞬间,你终于发现,那曾深爱过的人,早在告别的那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心中的爱和思念,都只是属于自己,曾经拥有过的记念。那个晚上,她没有来。我也没有再问。

第二天退房的时候看见那个拜托我拍照的男人,想起昨天的捉弄我觉得有点尴尬,他却毫不在意的跟我打招呼说你怎么没有进山洞,我淡淡的笑道我临时有事就先回来了。他笑了笑,说那你们太可惜了,山洞里我们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图腾。你们?我疑惑的问他。他说杨杉也错过了,她昨天临时有事直接回去了。我掏出烟点上,说,是吧,那确实挺可惜的。

走到街上,掏出电话打给她。她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透着一股没睡醒的慵懒,我说到家了吧,她说我一直在家啊。我说我现在在威海,不过马上得回去了。她惊讶的问道,你跑去那里干什么,很冷吧。呵呵,是的,这儿很冷。沉默,电话里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忽然她问到,你,最近还好吧。呵呵,挺好的,那你接着睡会儿吧,拜拜。

挂掉电话顺手上微博,看见一个网友转帖“天蝎最害怕爱情的变动,有的天蝎甚至怕到不敢恋爱,害怕激情过去什么都没有。他们的爱情不需要像伏特加一样刺激,也不需要像果汁一样甜蜜,只要如每天饮用的白开水一样就可以。因为白开水每天都会有,味道也永远不会改变,这样的爱情才是天蝎所要的。”忽然想起在那个深夜,她在那头淡淡的给我说关于白开水和红酒的隐喻,一时间各种回忆和别离涌上来,将我击个粉碎。我就这样走在街头,泪流满面。

 

后记:这并不是一个故事,而只是一个。所以没有故事的情节,全是支离破碎的画面,半夜惊醒之后努力回忆,然后凭着记忆把各种场景串联起来,顺手在手机上记下几个关键词。上午找了个时间,记下。里的对话和琐碎的细节,早已模糊不可分辨和记得,但只记得那梦里,雪落一地。

标签: 杨杉

6 Responses to “梦里雪落”

  1. Me-密 says:

    那一瞬间,你终于发现,那曾深爱过的人,早在告别的那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心中的爱和思念,都只是属于自己,曾经拥有过的记念。

    [回复]

    柴子 回复:

    其实,这一句是歌词 – -#

    [回复]

  2. 最近喜欢上的喝茶,呵呵

    [回复]

    柴子 回复:

    还抽烟么?

    [回复]

    回复:

    恩,这个是必须滴

    [回复]

    柴子 回复:

    烟得少抽,对身体不好 – -#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