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子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豆豉.豆鼓.阴茎

11.01.2010 · Posted in 杂谈

豆豉,古称为“幽菽”,也叫“嗜”。汉刘熙曾在《释名·释饮食》夸豆豉为“五味调和,需之而成”。在柴子那个颇有古风的家乡,都叫做豆嗜。味道芳香『也可称之为腐臭,和霉豆腐有异曲同工之妙- -!』,和豆瓣酱、稀辣酱一样,是每家厨房里都找得到的必备之物。

小时候我们都是叫豆嗜,并且由于其芳香独特,特别近似三月不洗的臭脚烂袜子,每每一进男生宿舍,都要高呼一声“谁家又做了豆嗜”!后来上了中学,大多离家颇远只能住宿,家里带的小菜不够吃了就去食堂买那种瓶装的老干妈风味豆豉,现在想来那时候多半买的都是山寨货,瓶子上的字体印得颇为模糊,于是叫法变了,都认错了字,开始不叫豆嗜豆鼓。。。

从此大家都觉得从此受了高等教育,不能再说家乡土话,豆嗜是万万不能再叫了,大家一起豆鼓豆鼓的鼓来鼓去,不亦乐乎。一说就是好几年,直到后来上大学去超市买豆鼓被耻笑一番,才开始懂的辨认字。这是后话。

今天下午柴子在家里闲得蛋疼,想起年少时买豆鼓的趣事,顺手在网上Google了一下,大吃一惊,原来这玩意颇有来历,竟然是一味中药,『功效』和胃,除烦,解腥毒,去寒热。

任何东西最怕的就是考究,再顺手往下翻,不禁看得人泪流满面。原来豆豉还有这等功用,看来以后人人家里一瓶老干妈,有病不求人,并且可以自诩电线杆上的祖传老中医!

阴茎上疮痛烂:豉一分,蚯蚓湿泥二分,水研和涂上,干易,禁热食韭菜、蒜。(《药性论》)

PS:若为以上功用,应该是不能用老干妈来治的,因为辣椒油太多,小JJ大抵是扛不住这种冰火九重天的刺激的,上文谬误了,骚瑞!

5 Responses to “豆豉.豆鼓.阴茎”

  1. 熟男 says:

    我们那边也 叫“豆师”

    [回复]

    chaizi 回复:

    嗯,我知道你常常用来外敷治疮痛烂 :mrgreen:

    [回复]

  2. roam says:

    好像都叫豆shi的 🙂

    [回复]

  3. 熟男 says:

    在主页的“标签”里赫然两个大字——“阴茎”!

    [回复]

    chaizi 回复:

    其实那两个字儿的字体是最小的
    但言阴茎之,于熟男心有戚戚焉 :mrgreen:

    [回复]

Leave a Reply

与文章无关的内容请在留言簿留言,以保持评论和文章内容的相关性。